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7、第 7 章

7、第 7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傅寒舟没有理苏云景。

    “油墩子放时间长了,就不脆了。”苏云景催他赶紧吃饭。

    油墩子是南方小吃,葱花萝卜丝裹上面糊,下油锅炸成金黄色。

    除了油香,还飘着淡淡的葱花香,小孩子都很喜欢吃。

    傅寒舟抿着唇,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冷淡。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对他好。

    而且这个人还是突然冒出来的。

    他不需要朋友,傅寒舟冷冷地想。

    苏云景拿起一块油墩子,放到了傅寒舟嘴边,“你尝尝,炸的很香。”

    傅寒舟明明是不想碰,但鬼使神差的,却张嘴咬了口。

    的确很香,也很脆。

    见他吃了,苏云景笑了笑,将油墩子放到了傅寒舟手里。

    “这种过油的东西,很容易腻的,你可以吃点酸黄瓜,我妈腌的,很清口开胃。”

    苏云景将那碟酸黄瓜,往傅寒舟跟前儿拉了拉。

    傅寒舟还是很沉默。

    许久,他才定定看着苏云景问,“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

    苏云景望着那双过分平静漆黑的漂亮眼睛,心里想,不管他看起来有多成熟,到底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孩子都很敏感。

    他们需要关爱,需要良好的成长环境。

    傅寒舟这么早熟,究其原因,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苏云景抬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他顶着八岁的嫩脸,说话却老气横秋。

    “没有为什么,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我们有缘分。”

    车祸死亡的人那么多,就他被系统选中了,委派到了傅寒舟身边。

    苏云景觉得这就是缘分。

    傅寒舟还是不喜欢别人碰他似的,拍开了苏云景的手。

    苏云景看着手背上的巴掌印。

    嗯,可以,小酷娇的人设没有崩。

    之后傅寒舟不再说话,捧着手里的油墩子沉默吃着。

    喂饱傅寒舟,苏云景圆满地回了家。

    看着苏云景离去的背影,傅寒舟那张漂亮的脸,被太阳落山后的黑暗一点点侵蚀。

    远处明明暗暗的万家灯火,映在傅寒舟沉静的眉眼,让人一时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家里的垃圾袋每天都得换。

    尤其是厨房的垃圾,一天不倒就会生很多小飞虫。

    宋文倩路过厨房时,见里面的垃圾袋又换成新的。

    “最近表现可以啊老陆。”宋文倩心情很好的调侃横在沙发,看体育频道的老公。

    陆涛纳闷地抬头,“什么表现可以?”

    “竟然会主动收拾家里的垃圾袋了,不错,继续保持这个觉悟,奖励你一杯酸梅汁。”

    陆涛一头雾水,“我没倒垃圾。”

    “不是你倒的?”宋文倩愣了,“那是谁?”

    “不是你,不是我,那就是儿子呗。”陆涛看了一眼苏云景的卧室,“儿子呢?”

    他们正说话时,苏云景拿着钥匙推开门进来了。

    苏云景换了拖鞋,见原主父母都在客厅,他叫了声爸爸妈妈。

    “妈妈的小宝贝回来,渴不渴,妈妈给你倒了酸梅汁。”

    宋文倩顺手拿过陆涛手里的杯子,走过去给了苏云景。

    陆涛:“你不是给我倒的?”

    宋文倩回头剐了他一眼,“我儿子起码还知道给我倒个垃圾,你看看你,下班就是往沙发一躺,跟个大爷似的。”

    陆涛自知理亏,不敢接腔找骂。

    宋文倩冷哼了一声,不再搭理陆涛。

    转头看苏云景,她温柔了很多,“这几天的垃圾是你倒的?”

    “嗯,我下去玩儿的时候,顺手把垃圾拿下去了。”

    从情感上来说,他跟这家人没什么关系,所以苏云景不好意思白吃白拿,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他也心安。

    “我就是说你爸不可能这么勤快,还是我儿子好。”宋文倩捧着苏云景的脸,狠狠亲了他一口。

    苏云景:……

    作为成年人,他多少还是不适应自己孩子的身份。

    苏云景挤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妈,我明天晚上想吃排骨,可以吗?”

    自从那天之后,傅寒舟就没有再拒绝过苏云景。

    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开始,所以就想着把傅寒舟之前饿一顿,饱一顿造成的营养不良补回来。

    “这有什么不可以?我儿子想吃什么都行,你就是想吃天上的月亮,妈妈都给你摘下来炖着吃。”

    宋文倩摸了摸苏云景脑袋,见他满头是汗,“走,妈妈带你去洗澡。”

    “……今天还是让爸爸给我洗吧。”

    宋文倩没多想,转头去喊沙发上的人,“陆涛,听见没,儿子让你给他洗澡。”

    沙发上的男人动了动,“这就过来。”

    周三放学前的最后一堂课,苏云景的班主任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张a4纸。

    “这个是给家长看的,大家千万不要丢了,一定要让自己的爸爸妈妈看看内容。”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反复叮嘱,“记住了吗?”

    “记-住-了!”

    孩子们拉着长音,洪亮的齐声回道。

    苏云景低头一看----致家长们的一封信。

    这个年代很喜欢树立道德模范,经常会评选什么‘感动华夏十大人物’、‘全国十大劳模’等等。

    除了这种全国性质的,省城跟县城也会评选道德模范。

    学校给家长写这封信,就是因为校长参加了县城感动十大人物评选。

    这封信的目的,就是为了拉人头,希望家长能动员身边的人,给校长投票。

    县城电视台为了这次评选,还专门开辟了一个新节目,专门报道这些参赛者的事迹。

    苏云景看着这封‘信’,动了些其他的心思。

    自从知道他们校长参加了感动十大人物评选,苏云景开始留意校长的行踪。

    终于在某天的大课间,他在学校看见了多日不见的王校长。

    这几天教育局一直在开会,再加上还要忙‘感动十大’的评选,王校长这个星期一直很忙。

    “王老师。”

    刚挂完县教育的电话,王校长正要回办公室时,身后有人叫住了他。

    王校长回头,就看见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穿着本校的校服,脖子上系着红领巾。

    因为这两天天气热,他的脸蛋红扑扑的,衬得那双眼睛更加明亮漆黑,像浸了水的黑色玻璃珠子。

    见男孩似乎有话要说,王校长温和地问他,“怎么了?”

    苏云景压下心里的别扭,用孩子的说话方式,一本正经的卖萌。

    “我听我爸爸说,您可厉害了,马上要上电视了。”

    “我们家附近有一个叫欣荣孤儿院,里面有很多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听说他们的东西都需要别人捐。”

    “王老师,您上了电视,能不能告诉其他人,欣荣孤儿院有很多孩子,想要有书包铅笔盒,画册画笔,还有故事书?”

    苏云景希望王校长,能在这个特殊时期,搞一次捐赠活动给孤儿院。

    王校长需要丰富自己的履历,孤儿院能得到实惠。

    苏云景觉得这是双赢的局面。

    看着一脸‘纯真’的苏云景,王校长显得若有所思。

    ‘感动十大’会给候选人做一期专访,由县电视台拍摄录制。

    原本王校长打算在学校做这次专访,被苏云景这么一提醒,他现在改主意了,准备在学校搞一场义捐活动。

    电视台采访那天,再带着高年级的孩子,去孤儿院做义工。

    这事提前知会了孤儿院。

    院长妈妈听说王校长要捐赠,而且电视台还会来,就组织着大家大扫除。

    知道孤儿院内老鼠横行,她还叫了一支非专业的除鼠队,鸡飞狗跳地闹腾了一天。

    苏云景给傅寒舟送饭时,孤儿院内十分热闹,孩子们都高兴疯了。

    只有傅寒舟一个人坐在树荫下,他垂着眸,纤细卷长的睫毛,染着余晖的暖光。

    但那双眼睛,漆黑沉静,带着不符合年纪的冷漠。

    跟热闹的孤儿院硬生生隔出了两个鲜明的世界。

    直到看见端着饭盆走过来的苏云景,傅寒舟才露出一点人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