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11、第 11 章

11、第 11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宋媛媛挂了电话,看见门口的苏云景,立刻招了招手。

    “明明,你站那儿干什么,进来。”

    苏云景慢腾腾地走了进去。

    宋媛媛捏了捏苏云景的脸,觉得又滑又软,忍不住又捏了捏。

    “好久不见,有没有想姐姐?”女孩指着自己的脸对苏云景说,“亲我一口。”

    苏云景:……

    “姐……姐,你买新手机了?”苏云景没亲,他转移了话题。

    “嗯,诺基亚最新款,漂亮不?”宋媛媛炫耀她手里那部漆黑的手机。

    “漂亮。”苏云景点点头,“姐姐,你旧手机呢?能不能把它给了我?”

    “你要手机干什么?”宋媛媛纳闷地看着苏云景。

    苏云景扬着天真的小脸低声说,“前几天我生病住院,在病房特别无聊,很想给姥姥打电话,但我妈手机总有人打电话。”

    苏云景无节操的卖惨。

    宋媛媛一听这个心里也有些难受,她捏了捏苏云景的嘴角,强行拉出一个笑容。

    “我旧手机被你舅舅拿了,不过他的手机可以给你。”

    “但他手机是最老的诺基亚,没什么游戏,只能接电话,打电话。”

    苏云景立刻乖巧表示,“我不玩游戏,我就想给你们打电话。”

    “行吧。”宋媛媛从床上站了起来,“那我去给你翻一翻,你坐在这里等着。”

    苏云景乖乖地点了点头。

    宋媛媛去原主舅舅房间的抽屉翻了一圈,找到了老式的手机跟充电器。

    现在营业厅搞活动,充值一百话费就赠一百话费。

    不过话费冲到了新卡上面,月租还贵的吓人,一个月就要五十块钱。

    宋媛媛不用那张卡,索性把卡也给了苏云景。

    “等手机没话费了,你给姐姐打电话,姐姐给你重买一张卡。”

    “谢谢姐姐。”苏云景去拿手机。

    宋媛媛将手举高,她笑着逗苏云景,“姐姐好不好?”

    “……好。”

    “那你亲姐姐一下。”

    “……”

    长得可爱的小孩子在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容易被怪姐姐,或者是怪阿姨盯上。

    “这个给你。”

    苏云景把从宋媛媛那儿拿到的手机,给了傅寒舟。

    傅寒舟看着这部跟他手一样大小的旧手机,黑琉璃一样的眼珠动了动。

    “给我这个干什么?”他问。

    苏云景:“手机是我一个姐姐给的,你拿着,这样以后有什么事儿,我就可以给你打电话。”

    傅寒舟薄唇微抿,他没有说话。

    苏云景翻出了手机电话簿,里面只有三个电话号。

    “这个是我家座机,你有什么事就给我打这个电话。如果没人接,就打我妈的电话,我妈还没接的话,就给我爸打。”

    夕阳下,傅寒舟的眉眼格外沉静,纤长浓密的睫毛被晕染成淡金色,像一只蝴蝶落在上面停歇。

    他看着那三串长长的数字,半晌都没有回神。

    直到苏云景问他,“你会用手机吗?”

    傅寒舟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难得露出属于七岁孩子的迷茫。

    看见他这样,苏云景忍不住笑了,“那我教你,很简单的。”

    这部手机有点年头了,按键上面的数字跟字母有些都蹭掉了。

    苏云景告诉他从哪里找电话簿,摁哪儿个键是接电话,哪儿个键是打电话。

    傅寒舟很聪明,教他一遍,他就记住了。

    苏云景把手机和充电器交给了傅寒舟,“记得看电量,这个格子变成一,就要给它充电。”

    傅寒舟的话还是不多,他嗯了一声。

    但不知道是不是拿到了人生中第一部手机,傅寒舟的安静,跟过去那种冷冰冰,不爱搭理人不一样。

    他的寡言更像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傅寒舟细嫩的指肚,轻轻摩挲过手机的按键,沉寂漆黑的眼睛垂下时,眼尾竟有些温和。

    见傅寒舟一直沉默着摸那部手机,苏云景感觉他是开心的。

    苏云景也跟着高兴。

    “以后我再找到一部手机,我们俩就可以互相发短信了。”苏云景笑着问他,“你要不要我教你拼音跟汉字?”

    傅寒舟平和着眉眼嗯了一声。

    把手机给了小酷娇,苏云景就回家了。

    从原主姥姥家回来,他就直奔孤儿院,现在也该回去了。

    苏云景回到家,宋文倩正在厨房收拾从娘家带来的腊肠跟熏肉。

    苏云景洗了把手,正要回房间时,客厅的座机突然响了。

    看着座机显示的那串号码,苏云景觉得很眼熟。

    他拿起电话,果然是傅寒舟打过来的。

    宋文倩的声音从厨房飘了出来,“阳阳,谁来的电话?”

    苏云景捂住听筒,对宋文倩说,“没谁,我一个同学。”

    见是苏云景的朋友,宋文倩也没再多问。

    苏云景放下手,小声询问傅寒舟,“怎么了?”

    电话那边的人说,“只是想试试。”

    隔着一条细细的网线,苏云景感觉傅寒舟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有些稚气。

    苏云景以为他是新奇这部手机,看能不能拨对电话。

    小酷娇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苏云景在线彩虹屁,“你真聪明,一学就会。”

    傅寒舟没说什么。

    其实他是想知道,苏云景留的电话号码,真的是他家的座机吗。

    手机对一个七八岁孩子来说,无疑是很新奇的玩意儿。

    如果手机给了小胖,他恨不得一天给苏云景打八百个电话。

    但傅寒舟跟其他孩子不同。

    苏云景给他手机的那刻,傅寒舟内心很复杂,疑虑茫然间,还夹杂了一点莫名的喜悦。

    在来欣荣孤儿院之前,傅寒舟曾经在一所稍有名气的孤儿院,待了大概半个月。

    当时警方正处理傅寒舟妈妈跳楼的案件,所以把他暂时放到了那家孤儿院。

    孤儿院每隔几天,就会有捐赠的爱心人士。

    傅寒舟冷眼看着孤儿院人来人往,走了一批又一批来捐赠的人。

    唯一不变的是,那些孩子总会期待下次。

    但所谓的捐赠,其实就是一锤子买卖。

    有没有下一次,还要看捐赠者的心情。

    但孤儿院的小朋友不懂这个规则,他们总觉得这是长久的来往。

    实际上,那些形形色色的捐赠者,一旦离开孤儿院,没有一个孩子会知道他们的去向。

    傅寒舟一开始就懂这个规矩,他也不在乎那些捐赠者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还会不会再来。

    所以苏云景送给他一部手机,傅寒舟是疑虑的。

    他甚至想把这三个电话都打一遍,确定苏云景给的电话号码是不是真的。

    没有一个捐赠者真正在乎孤儿院这些孩子。

    接受捐赠的孩子一直都在高兴跟失望中度过,每来一个爱心人士,他们都会期待下次。

    然后慢慢失望,直到遇见新的捐赠者。

    再期待。

    失望。

    期待。

    失望。

    一直重复这个过程,直到他们摸清楚这个规则,才会彻底放弃期待。

    没人会对他们一直负责。

    所以这部手机,让傅寒舟的心情很复杂。

    它不同于苏云景过往送给他奶糖、面包、彩笔。

    那些都是一次性的东西。

    但手机却不同,它像一条风筝线,无论苏云景去什么地方,只要他动一动这条线,就能知道他的去向。

    苏云景不会像其他人,从孤儿院踏出去,就彻底消失在人群,再也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