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46、第 46 章

46、第 46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苏云景说的是爆红网络的梗----你就是馋人家的身子, 你下贱。

    傅寒舟不知道这个梗,但他了解苏云景,既然苏云景这么问了, 那这个chan肯定还会其他门道。

    他不回答苏云景的话反问,“你说的是哪个?”

    不是一个时代,代沟有点大, 苏云景不想解释这个梗,把话题转开了,“算了,不说这个了,睡觉。”

    苏云景上了床。

    傅寒舟走过去, 掀开被子躺到了苏云景旁边。

    苏云景扭身去关床头柜的台灯时, 傅寒舟倾身压了过来。

    苏云景后背一沉,跌进了柔软的枕头上。

    见傅寒舟拿他的后背当枕头了,苏云景不满,“哎哎, 这位叫船船的小朋友,麻烦你好好睡觉,不要捣乱。”

    傅寒舟枕着苏云景,怡然自得地阖上狭长的凤眸。

    “你不是说你觉得我好看, chan上了我的身体?你说的不是这个缠吗?”低沉的声音带着愉悦。

    苏云景扭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人。

    傅寒舟平躺着,肩背都压在苏云景身上,线条好看的唇微微翘起一角, 精致的眉眼平和。

    “我说的是,如果要馋也是我馋你,这个‘要’是考点,要之后的话都是假设。”

    苏云景摆出了苏老师的架势, 痛心疾首,“阅读理解太差了,你这样我很怀疑你语文的分数。”

    傅寒舟:“你说。”

    “嗯?”苏云景挑眉,“说什么?有什么疑惑说出来,闻老师给你在线解答,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学霸,阅读理解的解题高手。”

    傅寒舟缓缓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沉淀着一种不可名状的阴影,低沉的嗓音有点暗哑。

    “你说,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对方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接受他。在被暗恋者接受的范畴内,暗恋的那个人做出点不大好的事,可以吗?”

    解题高手困惑了几秒,才捋清了这段话。

    苏云景:“你的意思是,有个a暗恋b,b不接受,所以a做点了不好的事,但这个不好的事在b接受的范畴内,是这个意思吗?”

    “嗯。”

    苏云景:“既然能在b接受范畴内,那应该也不是多不好吧?”

    “嗯。”

    至少他跟苏云景做些亲密的举动,苏云景不会反感他。

    但不反感的前提,是因为他不知道他心怀鬼胎。

    苏云景给出傅寒舟一个能拿满分的答案,“只要两个人在舒适状态,那就没问题。但是吧,具体事情,还要具体分析。”

    根据惯例,一般说我有个朋友遇见了什么什么问题,那这个朋友基本就是问问题这个人了。

    但关键是女主还没有出现,小酷娇不可能遇见感情问题,而且他周围除了苏云景也没什么特别亲近的人。

    所以这个b极其有可能是他苏云景。

    不过题干可能被小酷娇篡改了,他做了一件让苏云景会生气,但又不会发太大脾气的错。

    不好意思跟他认错,忐忑不安之下来问问他的态度。

    可又不能让苏云景听出来,就把那件事换成了暗恋。

    苏.逻辑小王子.云舟一通名侦探操作,就把小酷娇的底儿看穿了。

    苏云景疯狂暗示傅寒舟坦白从宽,“如果我是这个b,只要不是天大的错,伤天害理,触犯刑法,都在我接受范畴内。”

    傅寒舟眼角微挑,丝丝缕缕的光照了进来,“只要不伤天害理都在你接受范畴内?”

    苏云景给了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没错。”

    “哦。”

    苏云景:???

    所以船船到底干什么坏事了?

    苏云景旁敲侧击,“那你觉得这个a会干什么不太好的事?”

    “我想想。”傅寒舟一副沉思的模样,“比如,不小心摸到不该摸的地方。”

    苏云景刚想问啥,一双手就从他衣摆探了进来。

    傅寒舟的手覆在他腰身,跃跃欲试要往上移。

    苏云景隐约听见背上那人的闷笑声,当即明白他说的不该模的地方是什么了。

    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苏云景怒了,咬牙切齿,“今天晚上你别想好了。”

    苏云景翻身将身形修长挺拔的少年压下,开始挠他痒痒。

    “错了没?”

    苏云景摁着身下蜷缩,痒得发颤的漂亮少年。

    怕他反抗,苏云景双腿夹住他半截腰身,没想到他乖得很,不踢不挠。

    痒的受不了时,就像条被冲上岸的鲤鱼,来回摆动。

    傅寒舟眼尾染着薄薄的红痕,像一朵开到极艳的海棠,稠丽色气。

    但眼底的星辰大海却很干净,里面都是苏云景的样子,无声的缱绻缠绵。

    苏云景因为这双纯粹干净的眼睛怔住了,手也停了下来。

    他听见身下的人说,“我错了。”

    “哥哥,我错了。”

    那声哥哥清清浅浅,带着少年特有的清冽嗓音,撩拨着苏云景最柔软的那根神经。

    小时候,苏云景经常逗傅寒舟,让他喊他哥哥,说只要他喊了,第二天晚上还让他来他房间睡觉。

    傅寒舟通常都不说话,但每次苏云景关了灯,他就会悄悄凑近他耳边,在黑暗里小声喊他哥哥。

    声音又软又糯,乖巧的不得了。

    苏云景看着身下的少年,抬起手,指肚抚上他长开的精致眉骨,那个小小瘦瘦的人,跟眼前这个重叠。

    云景忽地笑了。

    “嗯,我原谅你了。”声音平和轻柔。

    傅寒舟眼睫颤了颤,因为太喜欢而生出了几分恐惧。

    起身猛地抱紧了苏云景,他把自己埋进苏云景肩窝还觉得不够,还想贴得再近点,再深一点。

    刚才还很开心的人,情绪转眼间就到了快崩溃的边缘。

    他抱着苏云景,结实的双臂锢的苏云景有点疼,但他没有推开傅寒舟。

    耐心地询问他,“心情不好?我给你讲个笑话逗你开心好不好?”

    傅寒舟睫毛沾了点泪,他不想听苏云景讲笑话,他想苏云景不要离开他。

    但傅寒舟还是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好。”

    隔天,私人管家给他们安排了缆车看山脉雪景。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连绵不尽的雪山被艳阳一照,宛如披了一层锦色的绸缎。

    远处的雪色山峰几乎要跟天际的云交汇,天地一线,云山不分。

    苏云景跟傅寒舟一个缆车里,怕冷的小酷娇还是紧裹着他的小毯子,情绪不太佳。

    傅寒舟的情绪总是反反复复,在特别高兴的时候,很容易进入低迷状态。

    苏云景隐约感觉他是不安,大概也能猜到不安源于什么地方。

    有一部分的原因应该是在他身上,他当初病逝对傅寒舟有一定的打击。

    再加上小时候不好的经历,以及家族精神类疾病多重影响下,傅寒舟才会变得这样。

    唯一让苏云景高兴的是,不管小酷娇心情再怎么不好,他都没有自我毁灭的倾向了。

    他只会安静地靠在苏云景身上,像一只倦鸟栖息。

    心里有再多疲倦不安,狠戾阴鸷,只要苏云景在,他的情绪都能恢复过来。

    不过苏云景担心自己不能陪傅寒舟太久,书穿系统没有承诺他可以一直待在这具身体里。

    系统只是说,这次要让他待长一点,至少会比上个身份要长。

    苏云景现在特别希望自己在走之前,能治愈好小酷娇的病,让他能开心起来。

    没有苏云景也能开心的那种。

    缆车外银装素裹,清一色的白,雾霭蒙蒙。

    寒气沿着缆车的缝隙钻进来,傅寒舟怕冷似的,蜷缩着身体靠在苏云景身上。

    一直放在苏云景腰上的手,往下探了一寸,小指尾尖勾住了苏云景内裤的宽带,轻轻一挑,宽带被勾起后,又啪地弹了回去。

    力道不重,苏云景也不疼,就是觉得最近小酷娇的手真是越来越欠儿了。

    “别闹。”苏云景无奈地摁住他的手。

    傅寒舟枕在苏云景的颈肩,用指尖不安分地在苏云景掌心挠了挠。

    苏云景更紧地攥住他冰冷的手,“船船小朋友,你要是再闹,就把你的爪子剁下来包饺子。”

    傅寒舟唇角含着笑,将自己又往毛毯里埋了埋。

    他手欠只是想试探苏云景的底线,想知道苏云景能接受的亲密范畴。

    苏云景似乎对这些肢体触碰并不反感,这让傅寒舟很愉悦。

    缆车索道很长,傅寒舟对雪景没有任何兴趣。

    昨晚傅寒舟的心情非常不好,以前他的情绪就经常变得很差,没有任何原因,情绪上来后,他会有很多厌弃自我的想法。

    现在有苏云景在身边,这种情况好了很多。

    他窝在苏云景身上,摄取着他身上的温度,还小小睡了一觉。

    缆车刚停下,傅寒舟就醒了,惺忪的凤眼有一层浅浅的褶皱。

    刚睡醒身体会冷,苏云景怕小酷娇感冒,坐车先跟他回酒店了。

    娇滴滴的傅寒舟,让唐卫至今都适应不良,嘴角抽搐地说,“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傅哥吗?”

    以前到冬天的时候,傅寒舟就像一只被迫出来营业的冬眠动物,身上总有一种谁都不敢招惹的戾气。

    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发,徒手将你的狗头捏碎似的。

    现在软软绵绵,像个菟丝花,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缠苏云景身上。

    林列拿手机查看着私人管家发给他的路线,头也不抬,“你管好自己就行,自己都管不好还操心别人。”

    唐卫暴躁,“你他妈就不能好好说话?我说什么,你都几把要挤兑我。”

    林列收回手机,“唐爷,出来玩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你自己还没玩爽,就不要担心别人了,他们有自己的计划。”

    这话唐卫听着顺耳,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这还差不多。”

    林列脸上带笑,声音温柔,“那现在我们聊聊‘几把’的事,鉴于你对‘它’太感兴趣,我们好好谈一谈。”

    唐卫:……

    一听林列这话锋就不对劲,唐卫骂了一句‘谈你妈’就慌忙跑路了。

    林列呵和颜悦色,“行,那边聊我妈,边谈几把的事。”

    今天非得把唐卫口头禅给掰正了。

    唐卫汗毛直立,跑的更起劲了。

    这狗东西越是这样,折腾人的时候越起劲儿。

    酒店的暖气开得很足,苏云景刚进大厅都感觉到了暖意。

    苏云景抱着毛毯,跟傅寒舟等在电梯口。

    没一会儿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几个青年。

    其中一个人高马大,五官立体英俊,看见苏云景后,深长的眼睛迸射出骇人的冷戾。

    同伴见他还在电梯,纳闷地叫他,“许淮?”

    有其他人在场,许淮不会跟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算上次的账,眸里的戾气不着痕迹敛尽。

    从电梯出来,跟苏云景擦身而过时,他的肩重重撞上苏云景。

    傅寒舟眼疾手快,将苏云景拽到自己旁边,避开了不怀好意的青年。

    傅寒舟眉宇间覆了层阴鸷,他刚要做什么,苏云景就说,“别管他,回去再说。”

    人这么多,苏云景也不想闹起来,事情闹大了曝光他跟许淮的关系,最尴尬的人还是闻燕来。

    他不想给闻燕来惹麻烦。

    傅寒舟狠戾地看了一眼许淮离去的背影,不过一瞬他就恢复了正常,老实跟苏云景进了电梯。

    用房卡打开酒店房门,苏云景跟傅寒舟一前一后进去了。

    苏云景刚打开灯,身后的傅寒舟就闷闷地开口了,“是他吗?”

    “嗯?”苏云景回头傅寒舟。

    傅寒舟问,“那天在校门口打你的人,就是刚才那个人吗?”

    他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寒气,垂着眸,柔软的唇覆着寒霜一样的颜色,看起来有点病态。

    这样虚弱的傅寒舟,成功掩饰了内心狂暴的狠戾。

    苏云景多少还是有点包袱的,立刻纠正他,“是跟我打架,不是他单方面揍我,你是没见他满脸血的样子。”

    不管是苏云景单方面挨揍,还是他也打回去了,傅寒舟看见就是,那天晚上苏云景一脖子血的回了家。

    在想让许淮偿还苏云景流的血同时,傅寒舟心底还滋生出了无尽的自我厌恶。

    要不是他,苏云景不会受伤。

    傅寒舟齿颊紧咬,嘴唇微微颤了起来,自我厌恶的情绪慢慢放大,扭曲而痛苦。

    苏云景见他不对劲,双眼都失去了焦距,心里一慌,上前捧住了傅寒舟的脸。

    “寒舟?”

    “你听我说,我跟许淮打架和你无关。”

    “谁想当私生子?谁都不想的,但出生自己不可能选择,他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直接上门找我麻烦。”

    “是他这个人很差劲,单纯说这件事,它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又不是你撺掇他的。”

    傅寒舟浓密的睫毛颤着,喉咙如火烧,说话声音嘶哑至极,“疼吗?”

    苏云景连忙安慰他,“忘记了,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看着血好像很多,其实伤不重的。”

    把曾经受伤的右耳凑过去给他看,“你看,是不是连疤都没有留?”

    苏云景的伤在耳根后面,那里的肌肤十分嫩,覆着一层极细的白色茸毛。

    上面其实有个颜色很淡很细的浅白色伤疤,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傅寒舟贴很近,两颈相交,灼热的呼吸拂过,耳廓跟那片白嫩的肉有点痒。

    这个姿势让苏云景有点别扭,他刚想问问傅寒舟看好了没,一个柔软带着湿意的东西就贴了过来。

    苏云景浑身一颤,身子僵硬在当场。

    上次他手受伤的时候,傅寒舟在情绪极其低落的情况下,吻了吻他的手背。

    那次的应激反应,苏云景能理解,但这……

    难道耳朵后面真有疤?

    伤好了之后,苏云景就没管过,所以他也不确定有没有。

    本以为小酷娇吻一下就会像上次那样离开,没想到耳后一块很敏感的肉被傅寒舟含住。

    还……吮吸了一下。

    苏云景脑子轰地一声炸开,大脑一片空白。

    柔软湿润的舌尖在苏云景那道淡色的疤上,小心翼翼留下了一道湿痕,让苏云景整个人又抖了抖。

    被人把便宜都占够了,苏云景还没反应过来。

    傅寒舟倾下身体,将额头抵在他肩上,声音脆弱,“我不知道……”

    “我当时不知道……”他的脸贴在苏云景脖颈,有凉凉的液体滑下来,“是你。”

    苏云景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脑子一片浆糊。

    见小酷娇难过的哭了,顿时没心思计较傅寒舟有点过火的行为,甚至没深想他这番话的意思。

    “都过去了,别哭了。”苏云景无措地安慰着,“你也说了,你当时不知道是我,没事我不怪你。”

    傅寒舟没说话。

    苏云景脖子一片潮湿,这次傅寒舟情绪明显比上次崩溃的还要严重,搞得苏云景的心一揪一揪的难受。

    傅寒舟的低落一直持续到了中午都没缓回来,午饭他也没吃饭,苏云景在房间陪着他。

    卧室拉着窗帘,光线很暗,苏云景跟傅寒舟待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过来,就见傅寒舟侧躺在旁边,漆黑的眸子像沁了水似的,专注地看着他。

    苏云景不可控制地想起之前那个不是吻的吻,心里多少有点复杂。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男生闹起来无法无天,把关系好的兄弟摁床上打闹一下什么的挺正常的。

    这种摁床上纯属就是玩闹,但要是需要时互相帮忙,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如果换成是唐卫,或者是江初年吮他耳朵,哪怕只是想一下,苏云景都能起一层鸡皮疙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酷娇本身就黏人,再加上他精神方面的疾病,苏云景只是惊讶他会这么做,倒也不反感。

    在他认知里,这种亲密其实已经超出友谊了,但具体事情具体分析,放傅寒舟身上,他就觉得还好,在接受范畴内。

    苏云景被自己的没底线震惊到了,被傅寒舟这么一看,浑身不自在。

    看出苏云景的尴尬,傅寒舟心脏就像被人猛地攥住似的,脸色有一瞬的苍白。

    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苏云景能接受的亲密底线。

    其实他是想希望苏云景没有底线的,跟他做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

    傅寒舟垂下眼睛,掩饰好所有的情绪,轻声开口,“我不是变态。”他是。

    “我只是太愧疚了,情绪上来的时候,我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看着眼尾红红,乖乖认错的小酷娇,苏云景心里不是滋味,“我知道。”

    顿了一下,他补充了一句,“也没觉得你是变态。”

    傅寒舟:“那我可以再看看你耳朵后面的那个疤吗?”

    苏云景:……

    虽然他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伤口都好了,但还是趴到了床上。

    苏云景左耳贴着枕头,露出了半张脸给傅寒舟看。

    傅寒舟凑过去,指肚摩挲着苏云景那道淡白色的疤。

    微凉的指尖激起了那块敏感皮肤细微的反应,苏云景缩了一下脖子,耳廓染了一点点红。

    傅寒舟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我可以再亲一亲它吗?”

    苏云景虎躯一震,僵硬地扭头去看傅寒舟,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

    对方狭长的眸子蒙了层雾气,像一只深陷迷途的羔羊,长睫低落地垂落,眼泪欲掉不掉。

    苏云景在心底卧槽了一声,明明好基的一件事,为什么他看见傅寒舟这样竟然觉得没毛病?

    行……吧。

    苏云景没说话,把脸埋进了枕头里,放在一侧的双手紧攥成拳,活像个被逼良为娼的良家妇女。

    没拒绝那就是同意了。

    傅寒舟低下头,蜻蜓点水的触碰,并没有过多停留。

    心里有团火在烧,让他想把这个人摁在床上,唇齿相交,做极尽缠绵的事。

    现在苏云景不能接受不要紧,他慢慢来,要像个什么都不懂的羔羊似的待在他身边。

    傅寒舟躺在了苏云景身上,眉眼是他喜欢的干干净净,眼睛是会让他的心软烟雾朦胧。

    “我以后不会再伤害别人,不会再让你为难,我会做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只要是苏云景喜欢的,他都愿意做。

    苏云景心里那点尴尬不自然,因为傅寒舟这些话都消失了,他枕在自己手臂上,唇角染上笑意。

    “船船小朋友好乖,一会儿给你买糖吃。”

    “嗯。”你就是我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