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53、第 53 章

53、第 53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苏云景不知道这个许淮到底想干什么。

    就算他跟闻辞长的很像, 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麻烦吧?

    虽然知道今天可能解不了约,但苏云景还是去了严伟的办公室,想看看事情究竟糟糕到什么地步了。

    进了办公室, 助理敲门送了三杯茶水。

    严伟坐在沙发中间,一旁的苏云景面无表情,正襟危坐, 另一侧的许淮慢悠悠喝着茶,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严伟摸不准许淮这是什么态度,刚才在私家菜馆的包厢吃饭时,他还说苏云景是个可造之材。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听严伟说苏云景要跟公司解约, 所以那句‘可造之材’显得意味深长。

    严伟暗里试探了几句许淮, 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可以让苏云景组团出道。

    虽然现在苏云景不太听话,但他的合约还在严伟这儿,想要解约就得付一大笔赔偿金。

    合约这种东西, 对顶流爱豆,以及预备顶流爱豆,就是一个无形的绳套。

    哪怕不能拴住他们,也能在解约的时候敲笔大的。

    但对糊咖来说, 合同就是几张废纸罢了。

    苏云景是可以发光的金子,还是路边的石子,全看许淮这个贵人愿不愿意伸手拉他一把。

    见许淮这个金牌大推手不发话, 严伟只好打破僵局。

    他笑着对苏云景说,“原本我想着,没有把握将你推红,就不耽误你的青春, 跟你解约,放你回老家发展。”

    “这不是巧了吗,我跟许制片吃饭时,正好聊到你的发展前景,咱们许大制片对你可是很好看的。”

    严伟把许淮拉到明面上,结果对方根本没顺着他话往下说的意思。

    许淮喝着茶,黑眸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气定神闲。

    苏云景对严伟这话也没太大反应,保持着沉默。

    虽然他的实际年龄要比原主大,但苏云景其实经历的事也少,论弯弯肠子肯定是比过眼前这俩人。

    可他不傻,在不清楚许淮目的之前,以不变应万变。

    苏云景跟许淮都没接严伟的腔,严伟脸色有一瞬的不好看。

    现在他总算看出来了,许淮跟苏云景早就认识了,俩个人的过节肯定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许淮也不是真想捧苏云景,在饭桌上说那些话,只不过是想利用严伟手里的合同吊着苏云景。

    真他妈孙子。

    严伟在心里狂骂许淮,但面上却不显,仍旧笑呵呵的。

    他起身,一脸歉意,“我突然想起还有点其他事没处理,要不你们俩先谈着。”

    知道许淮现在不开口,是想私下跟苏云景谈谈。

    苏云景合同还在严伟手里,他也不怕他们俩能翻出什么花样。

    严伟卖了许淮一个人情,知情识趣地离开了。

    办公室只剩下他们后,许淮才放下手里的茶杯,拿出一部手机递给了苏云景。

    苏云景一看手机壳,知道是原主丢到酒店那部,电光火石间,突然想到了什么。

    苏云景神情更冷了,“你跟那个人认识?”

    之前严伟带着原主和其他几个要参加选秀的男孩,一块见了许淮。

    隔天严伟就找到原主拉皮条。

    现在苏云景才反应过来,这一切可能就是许淮搞得鬼。

    许淮没承认,也没否认,他随意将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笑了一下。

    “听说你有个朋友在酒店,还帮你截取了走廊的监控?那家酒店是我一个朋友开的,想要查酒店有没有你这个朋友,非常简单。”

    许淮显然没严伟那么好糊弄,一眼就看穿了苏云景的把戏。

    苏云景看着温和含笑,实际心肠毒辣的男人,唇线微绷,“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许淮取下了眼睛,抽了一张面巾纸,垂眸擦拭着镜片,不疾不徐地开口,“就是觉得你怪有意思,我还蛮喜欢的。”

    苏云景:……

    应该是他长的怪有意思,跟许淮死去的同父异母亲弟弟很像,所以蛮喜欢折磨折腾他吧?

    许淮撩起薄薄的眼皮,扫了一眼苏云景。

    “如果你跟我签约,我可以让你在《花样少年团》里出道,然后把你捧红。至于严伟这里,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

    苏云景是低估了许淮,他还以为许淮只是见他长的像闻辞,看他不顺眼。

    现在看来,许淮针对的根本不是苏云景,而是闻燕来。

    以许淮在娱乐圈的地位,想整苏云景这个小糊咖太容易了。

    只要他暗示一下严伟,苏云景就永远都别想解约,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许以重利。

    他想把他签过来,就是想完全掌控苏云景,利用苏云景这张脸去伤害闻燕来。

    如果原主在这里,或许就被许淮诱惑了。

    但苏云景对什么成名,什么出道,什么顶流一点想法都没有。

    当偶像爱豆有什么好?

    不仅要辛苦唱跳,还会被黑粉掐,谈个恋爱都不能,抱紧小酷娇的大腿他不香吗?

    苏云景:“哦,我回去好好想一想再回复你。”

    这话任谁听都知道苏云景是在敷衍,他这态度,让许淮不由又看了他一眼。

    有了许淮的介入,苏云景这个约不太好解了。

    不过既然他能靠着这张脸拉仇恨,那也能靠着这张脸刷好感值。

    苏云景打算先去小酷娇那里刷刷脸,看对方会不会帮他。

    如果小酷娇对这张脸不为所动,苏云景就去找闻燕来。

    时间线已经过去十年了,苏云景不知道傅寒舟现在变成什么样,会不会吃他这张脸。

    从经纪公司回来后,苏云景就用笔记本电脑,把傅寒舟所有能搜到的资料跟报道都看了一遍。

    看维度百科介绍,傅寒舟是京都大学毕业,而且学的还是经管,苏云景怔了一下。

    当初他跟小酷娇说好,一块复读然后考京都。

    他考心理学,小酷娇去经管系。

    苏云景又食言了,倒是傅寒舟遵守他们俩的约定,考上了京都大学。

    那瞬,苏云景说不出来的难受。

    看了一下傅寒舟入学时间,是他车祸去世两年后才考上的。

    傅寒舟进入娱乐圈的方式跟小说描写的差不多,都是无意中间的惊鸿一瞥,让他靠着神颜火爆互联网。

    不过小说里,傅寒舟是在一家度假酒店,被国内一个网红无意中拍到了,才爆红网络。

    这次傅寒舟是在京都大学读大三的时候,有央视记者来学校采访。

    采访的同学不是傅寒舟,他路过时被摄像机拍到了才火了起来。

    傅寒舟爆红之后,身份背景被广大的网友挖了出来。

    大家纷纷喊,言情小说中富可敌国的男主终于有脸了!!!

    傅寒舟就顺势进了娱乐圈。

    小说里并没有对傅寒舟的演技过多描写,只说他参演了两部爆火的偶像剧,活粉非常多,而且战斗力极强。

    这次傅寒舟不是什么爱豆,他是正儿八经的演员,拿过业界不少含金量很高的表演奖项。

    而且傅寒舟也没参演过偶像剧,唯一一部担当主演的电视剧,还是一部评分高达8.5的历史正剧。

    除此之外,傅寒舟都是在大制作电影里担当男二,男三。

    他之所以没跟女演员传过绯闻,是因为没演过感情戏,电影里跟他演对手戏的女演员,都是影后级别的实力派。

    大青衣断层很严重,活跃在大荧幕的女演员年纪大多都是35+。

    她们成名已久,早就不搞炒cp那套了。

    傅寒舟独自挑大梁的时候很少,大多时候都是配角,或者是重要配角。

    他第一部戏125分钟里,只出场了10分钟,饰演了一个冷血杀手。

    一出场就是在一个雨夜天,傅寒舟穿着黑色的衣袍,里料却是红色的。

    取人性命时,剑光似雪,衣袂翻飞,锋锐的银钩映着他冷漠的眉眼。

    一个孤高杀伐气很重的杀手,短短几分钟里,就被傅寒舟刻画了出来。

    这部电影的文戏有不少缺点,但武戏却很精彩。

    尤其是傅寒舟饰演的杀手格外出彩,靠着这个角色他拿下当年的最佳新人奖。

    因为第一部电影出色的表演,傅寒舟被圈内一个大导看中,出演了一个戏份吃重,且非常考验演技的角色。

    戏里傅寒舟饰演一位少年称帝,青年时扳倒把持朝堂的权臣,到了中年多疑善变,搬弄权术的千古帝王。

    人物的心路历程很复杂,从前期的知人善用,到后期刚愎自用,傅寒舟将这样一个毁誉参半,城府极深的帝王完全演绎了出来。

    傅寒舟很少接受采访,代言不多,但都是大品牌。

    他不太演主角,也不参加电影的宣发,网上的消息大多都是私生饭和记者的偷拍。

    苏云景把他所有参演的电影都看了一遍,包括那些画面不清晰的路透视频。

    无论是电影里,还是粉丝路透的视频,傅寒舟已经不再是苏云景过去认识的那个会撒娇,眉眼纯碎干净的少年了。

    周身透出来的气质孤绝凌厉。

    苏云景看见傅寒舟的变化那刻,无比清晰的认知到一件事----

    小酷娇长大了,他又缺席了对方十年的人生。

    苏云景不是滋味了一会儿,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让自己打起精神。

    现在小酷娇变化不少,苏云景也拿不准他对他会是个什么态度。

    根据苏云景以往两次经验,傅寒舟没接纳别人之前十分扎手。

    好在傅寒舟身边还有个金牌经纪人江初年,小酷娇扎手不要紧,江初年不扎手就好。

    江初年对苏云景这张脸还是有点感情的,要不然上次也不会帮他,还把他带回家,给他打车费。

    苏云景打算先见傅寒舟一面,看他是什么反应,然后再找江初年咨询一下现在他该怎么办。

    娱乐圈合同里的那些坑,苏云景不太懂,他现在就想赶紧跟严伟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解约。

    网上有人会售卖明星的行程,暴露行程的大多都是身边的工作人员。

    傅寒舟团队很注重隐私,对工作人员的要求也很严格,他的消息跟行程最难买,价钱也比其他明星要贵很多。

    原主虽然只是个实习生,但对这条黑色产业链不陌生。

    苏云景咬牙花了不少钱,打听到傅寒舟明天下午会坐飞机回京都。

    只说是下午的飞机,没说下午几点的飞机。

    傅寒舟只有在拍戏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其他时候行踪不定,狗仔都很难拍到什么。

    苏云景不太喜欢私生饭这种行为,可他现在也没其他办法。

    要么直接给傅寒舟打电话,要么就去江初年家蹲守。

    依苏云景对小酷娇的了解,他的电话号码肯定没换。

    但苏云景本来长的就像闻辞,再假装拨错电话打傅寒舟手机上了,巧合太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去江初年家蹲守……

    就算他没坏心思,这行为也挺变态的。

    比起蹲守在江初年家附近,在机场接机的行为稍微显得不那么变态。

    怕错过小酷娇,苏云景一早就去了飞机场出口蹲守。

    他还以为自己八点到机场够勤奋了,没想到傅寒舟的不少粉丝已经到了。

    一群拿着应援的灯牌,还有几个抱着相机。

    带头的站姐维持秩序,人数虽然多,但纪律很好,没影响飞机场工作人员跟乘客。

    苏云景不太关注粉圈,粗暴的认为追男星的粉丝是女孩,女星的粉丝男女混杂。

    看见粉丝人群中有十几个男生,苏云景嘴角抽了抽。

    他这个直男很好奇,为什么会有男人追小酷娇?跟女星有女粉是一个道理吗?

    原主是个糊咖,因为经常在微博拍一下靓照,或者是训练跳舞的视频,零零散散也有那么几个粉丝。

    那些粉丝就跟鱼塘养鱼似的,后宫有很多小糊咖,不管哪个火起来都能证明她眼光独到。

    苏云景不觉得这里有人会认识他,但还是翻出了口罩,把卫衣后面的帽子戴上了,猫在一个角落,不敢跟其他粉丝争锋。

    反正傅寒舟出来了,这些粉丝肯定会一窝蜂涌上去,苏云景也不怕自己错过。

    前几天小酷娇还睡他上铺,有时候半夜睡不着,他还会粘过来,非要挤着跟他一块睡。

    谁能想到,现在想见一面这么难?

    在机场等了一整天午,苏云景不敢喝水,怕去上厕所。

    对面那些粉丝也是,饿了吃点干的,渴了坚决不喝水,就怕上厕所的功夫跟自己偶像错过了。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人群才骚动了起来。

    苏云景连忙起身,想往里面挤的时候,才发现关键时刻,他竟然挤不过这些看着软软萌萌的女孩。

    苏云景突然理解了小酷娇当年在孤儿院,为什么总是吃剩饭了。

    这生猛的架势,谁挤得过他们?

    苏云景尝试了几次,还是只能站包围圈的最外面。

    不多时,被几个男助手簇拥在中间的傅寒舟从机场出口走了过来。

    人群像煮沸的水,立刻炸开了,一起朝傅寒舟涌去。

    原主一米八,在舞蹈室练出来的好身材,愣是让苏云景挤不进去。

    他远远站在外面,凭着身高优势,看见了包围里坐拥几千万粉丝的顶流。

    已经成年的男人,五官轮廓越发深邃。

    一双凤眼浓稠艳丽,内勾外翘,精致的几近奢靡。

    但眉峰却孤绝冷厉,像锋锐的刀裁出来的,鼻骨跟唇的线条利落。

    即便傅寒舟身边围着这么多人,他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苏云景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他。

    几个助手对这样的场面见怪不怪了,尽职尽责护着中间的傅寒舟。

    粉丝虽然挤,但只是围在两边,中间给他们留了一条离开的通道。

    傅寒舟没戴口罩,也没戴墨镜,对周围的尖叫罔若未闻,不受影响地迈着长腿继续前行。

    苏云景站在人群外,看着备受瞩目的小酷娇,可能是因为那丝不熟悉的陌生感,他无声地滚了一下喉咙。

    摘下口罩跟帽子,苏云景喊了他一声,因为紧张,声音发紧。

    “傅寒舟。”

    他的声音很大,盖过了粉丝的尖叫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包括傅寒舟。

    傅寒舟下意识瞥了一眼声源。

    幽邃黑沉的眸落到一张清正俊朗的脸上,只是掠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在助理的簇拥下离开了机场。

    一群追星的女孩跟着出去了,热闹的大军只剩下苏云景一个人站在原地。

    苏云景之前猜到,傅寒舟不可能因为一张很像的脸,就立刻对他放下戒备,然后熟络起来。

    但这么冷淡,是苏云景万万没想到的。

    如果他们俩调换位置,苏云景要是看见一个跟他好朋友很像的人,他不敢说会跟对方发展成朋友。

    但至少见第一面时,一定会非常非常震惊。

    看小酷娇这个反应,再联想到江初年,苏云景觉得,他们俩应该之前见过原主。

    前几天他在酒店跟江初年第一次见,对方就很淡定,当时苏云景难受的要死,没注意到这个异常。

    现在想起来,他才反应过来了。

    苏云景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原主对傅寒舟虽然醋溜溜的,还用小号诋毁过小酷娇,可他们俩没见过面。

    正在苏云景想这事时,身后穿来一道声音,“你怎么在这儿?”

    苏云景回头,看见一身休闲装的江初年。

    江初年装着最先进的机械义肢,但走路的姿势还是跟常人有所区别。

    他是和傅寒舟一块回来的,但怕有粉丝接机,他双腿不便,所以避开跟傅寒舟一块走。

    苏云景神情有点尴尬,“我是来找你的。”

    他这次是除了想来见见傅寒舟,另个目的就是向江初年咨询一下解约的事。

    苏云景清咳了一下,“刚才有点激动了,我第一次见他真人,咳……还挺帅的。”

    他一个大男人,那么情绪激动的喊另一个男人,哪怕对方是明星也挺那啥的。

    江初年态度很冷淡,“如果你是为了上次的事谢谢我,我已经说了,不用谢,钱也不用还。”

    “如果你想让我带你,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带新人的打算。”

    像苏云景这种上门自我推荐的,江初年没见百八十个,也有五六十个。

    苏云景没解释江初年对他的误会,反而问,“江先生,我怎么感觉你好像认识我?”

    “第一次我们俩见面的时候,我想去医院,你就说会留下什么黑历史,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江初年有一瞬的不自然,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一个圈子的,就算不认识,之前也见过。”

    苏云景不信只是见过那么简单,但对方不说实话,他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现在不管是傅寒舟,还是江初年变化都太大了。

    刚在小酷娇那儿遭受了打击,苏云景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但转念一想,钱都花了,也在飞机场耗了一整天,苏云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追上了江初年。

    “非常谢谢你上次救我,经过那次的事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娱乐圈,所以我打算跟公司解约。”

    “但公司压着我的合同不放,我在圈里也没其他什么朋友,就想来问问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尽快跟公司解约?”

    江初年继续走着,没有搭苏云景腔的意思。

    苏云景犹豫了一下,才说,“我现在只是一个练习生,本来公司都答应我走了,但因为我得罪了许淮,他一掺和,我走不了了。”

    听见许淮这个名字,江初年的眉头几不可察地蹙了一下。

    傅寒舟跟许淮不太对付,具体原因他不知道,但隐约能猜到可能是跟闻辞有关。

    苏云景和闻辞长的又像,所以许淮才为难苏云景?

    江初年有点纠结,每次看见苏云景,他就有点于心不忍,但又不能跟他牵扯太深,因为傅寒舟不喜欢苏云景。

    甚至是厌恶。

    厌恶他顶着一张跟闻辞很像的脸。

    这点江初年是没想到的,他还以为傅寒舟会因为苏云景的长相,对他很有好感。

    所以当江初年第一次看见苏云景非常非常高兴,立刻就带傅寒舟去见苏云景了。

    只是隔着很远看了一眼,傅寒舟就说,他不是闻辞。

    他当然不可能是闻辞。

    闻辞已经在十年前出车祸去世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傅寒舟一直坚信他还会回来。

    怕对方回来找不到他,或者是因为什么意外忘了他,才没有回来,傅寒舟在爆红后,顺势进了娱乐圈。

    想让闻辞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见他。

    傅寒舟知道江初年心思很细腻,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快察觉出,他对闻辞的感情不对劲。

    所以他出钱,把江初年送到了国外,做了最先进植入义肢的手术。

    回国后,江初年就做了傅寒舟的经纪人,帮他一块筛查一切可能是闻辞的人,这一做就是五年多。

    跟傅寒舟关系好一点后,江初年才发现他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

    这几年病情反反复复,江初年很担心傅寒舟,所以苏云景的出现,对他来说就像救星一样。

    他以为傅寒舟会把苏云景认成闻辞,活在自己编造的,闻辞还没死的假象里。

    但没有,傅寒舟在这方面似乎很清醒。

    在傅寒舟坚信的下,江初年第一次看见苏云景,险些都以为闻辞回来了。

    傅寒舟却隔着很远的地方,只看了一眼,就认定苏云景不是。

    江初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或许他只是不想承认闻辞死了。

    可又觉得谁都代替不了他,才会一直这么折磨自己,一直这么跟自己较劲。

    当初那头披着羊皮的狼,现在为了一个不存在的梦,仍旧披着羊皮,混入羊圈里,扮演着一头羊的角色。

    因为他觉得闻辞会回来,他不想闻辞看见他糟糕的一面。

    所以哪怕不喜欢娱乐圈,他仍旧尽心尽职的做好演员分内的工作,哪怕再辛苦也坚持着。

    傅寒舟越是这么坚信这件事,江初年就越害怕。

    害怕梦戳破了,他的精神会彻底崩溃。

    以前江初年很害怕那头藏着自己野性的狼,了解他对闻辞的感情后,却很心疼他,也很担心他。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遗憾了,傅寒舟至今都不能接受自己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