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65、第 65 章

65、第 65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苏云景这些话就像刀子一样, 捅到闻燕来的心窝里,让她不可遏制地颤抖了起来。

    直到手里的烟灰落下,烫在闻燕来保养得当的手上, 她才如梦初醒。

    心里的悔恨跟愤怒猛地破土而出,她追了出去,几乎是歇斯底里的。

    “你有见过正常人抱着尸体?你见过正常人三番两次去偷已经安葬的人?”

    苏云景听见闻燕来后半句话, 眉头加紧,但还是没说话,闷头朝前走。

    闻燕来一直压抑的情绪,在这个很像她儿子的人面前爆发了。

    她的孩子死了,她却从来不敢承认他, 一开始害怕舆论, 害怕自己的星途受影响。

    后来是担心对方不肯接受她,不愿意背上私生子的名声。

    直到现在,她都不敢说闻辞是她的儿子,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闻燕来对闻辞这么多年以来的愧疚悔恨, 全部迁怒到了傅寒舟的身上。

    那些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

    “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害死了我的孩子,你知道吗?”

    闻燕来咬字很重, 但声音从喉咙发出来,却只剩下气音跟哭腔。

    苏云景死死抿着唇,一声不吭地朝楼下走。

    他很尊重闻燕来, 感激对方过去的照顾,也知道傅寒舟的行为,在外人看来根本无法接受。

    闻燕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知道真正的闻辞早就死了, 对于她的怨恨,苏云景能理解。

    所以他今天过来,是想解开闻燕来的心结,让她放下对他这张脸的执念。

    但苏云景讨厌任何人,用神经病去形容傅寒舟,这也一直是他的心结。

    苏云景不想跟闻燕来争辩,他没理由要求对方体谅他这种病人家属的心情,谈不来就算了。

    他说不服不了闻燕来放下过去,放下对傅寒舟的怨恨,就像闻燕来说服不了他离开傅寒舟一样。

    没有对错,就是谈不到一块。

    现在,苏云景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闻燕来仍旧固执地追在苏云景身后,历数傅寒舟的罪行。

    苏云景迈着大步走出了茶社,闻燕来追了出来。

    “你不是喜欢傅寒舟?好,我告诉你,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疯子,他以前是怎么接近我的孩子。”

    苏云景忍不住了,茶社没其他客人,刚才他们俩没引来别人的注意。

    这里的地段比较偏,行人虽然不多,但时不时也会有几个人路过。

    闻燕来已经完全失控,她不顾自己的身份,要是被外人认出来了,上了明天的热搜就麻烦了。

    到时候闻燕来私生子的事肯定会被扒出来,可能还会扯出一连串的瓜。

    苏云景回头刚想提醒闻燕来,前面突然冲出一辆宝蓝色的跑车,朝闻燕来的方向撞了过来。

    苏云景瞳孔微缩,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体已经上前去护闻燕来。

    刹车声骤然响起,似乎要震碎苏云景的耳膜。

    那辆跑车稳稳停到苏云景膝前。

    闻燕来被吓到了,软在地上看着旁边的苏云景,她的彻底情绪崩溃,眼泪簌簌下落,颤着声音喊他,“小辞。”

    这一刻,闻燕来把眼前这个青年认成她的儿子,后怕悔恨让这个声斐国际的影后泣不成声。

    巨大的刹车声,引来路人的侧目。

    宝蓝色豪车的前车窗落下,露出一张英俊的脸。

    他鼻梁上架着银色的眼镜,看起来温文尔雅,镜片之下却是一双阴森森的眼睛。

    是许淮。

    他欣赏似的看着痛苦狼狈的闻燕来,扬唇笑了起来,笑容充满了恶意。

    “没想到闻大影后这么博爱,对冒牌的还这么上心,我都要为你们的母子情感动了。”

    “又是你?”闻燕来目眦欲裂,目光恨不得撕碎了许淮,“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不是许淮第一次这么干了,但每次都是小打小闹,不会真伤到闻燕来。

    他就是要让闻燕来这么提心吊胆的活着,她越是痛苦,许淮就越是高兴。

    在他妈怀着他的时候,他爸出轨这个女人,还生下一个杂种。

    从小到大,他很尊重他的父亲,因为这件事许弘文的形象在他心里轰然坍塌。

    那个时候,他特别恨自己这个道貌岸然的父亲,更怨恨闻燕来这个贱女人。

    为了逃避现实,远离这个家,放元旦假时,许淮跟朋友去国外滑雪。

    后来因为跟几个外国人打架,他被迫留在国外,接受警方调查。

    等许淮回国时,他爸已经去世了,他不仅没赶上丧礼,还错过见他爸最后一面。

    他们父子的关系一直很亲,所以许淮才不能接受许弘文这个瑕疵。

    他对他妈不忠,背叛了家庭,还是在他妈怀着他的时候背叛的。

    许淮压低眼眸,层层阴鸷从里面倾泻而出,“闻燕来,我是不会让你痛快的,有本事你就报警抓我。”

    他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就是因为知道闻燕来不会报警。

    只要她报警,许淮就要让她身败名裂,而他顶多就是故意伤害未遂。

    因为没有实际伤害到闻燕来,找个好律师一年半载就能从里面放出来。

    他出来了,还能让闻燕来不痛快。

    “这就是你破坏别人家庭活该遭的罪,我要让你时时刻刻都为当年的事赎罪。”

    许淮阴冷地剐了一眼闻燕来,调转车头离开了。

    见许淮嚣张地开着跑车扬长而去,苏云景拧眉问闻燕来,“他一直这么恐吓你?”

    闻燕来难堪地别开了视线。

    现在她已经清醒了,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闻辞。

    虽然只是长得像,但这感觉也像是闻辞亲自问她。

    破坏别人的家庭是闻燕来人生最不堪的过去,她不愿跟别人提,尤其不愿意跟苏云景提。

    闻燕来在茶社里人生攻击傅寒舟,骂他是精神病,触到了苏云景最敏感的那根神经,让他有点生气。

    但看她现在这样,又觉得不是滋味。

    苏云景五味杂陈地把瘫在地上的闻燕来扶了起来,怕别人认出她,苏云景一直挡着闻燕来。

    好在这个路段行人很少,看热闹的没几个。

    苏云景忍不住提醒她,“我觉得你最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车,看有没有跟踪器。”

    许淮不可能这么巧合也出现在这里,他应该是用了什么办法,知道闻燕来和苏云景今天要来这里见面。

    苏云景刚把闻燕来扶起来,身后突然笼罩了一道阴影。

    他一回头,就瞧见了齿颊紧绷,唇瓣抖得很神经质的傅寒舟。

    苏云景心道坏了。

    他让傅寒舟在前面的停车位等他,刚才许淮险些撞上他,小酷娇肯定看见了。

    傅寒舟本来就一直担心苏云景会离开,刚才那幕很有可能会刺激到他。

    “寒舟。”苏云景走近他,“我没事,他没撞到我。”

    闻燕来看出傅寒舟精神不正常,怕他伤害到苏云景,连忙去拉苏云景。

    “别过去,他犯病了,他以前住过精神疗养院。”闻燕来提醒苏云景。

    见闻燕来抓着苏云景的手臂,傅寒舟双眸猩红。

    他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在捍卫自己的地盘,嘶吼都带着痛苦,“滚开,别碰他!”

    谁别碰他!

    苏云景被傅寒舟紧紧地抱着。

    从外面回来,傅寒舟锁上了卧室的门,躺在床上就这么一直抱着苏云景。

    他蜷缩在苏云景身边的姿势,很像当年苏云景车祸去世后,抱着他尸体的样子。

    傅寒舟就像寒风中的一片枯叶,身体瑟瑟发抖,紧贴着苏云景,似乎想镶嵌进他的身体。

    感受到傅寒舟的痛苦,苏云景不停安抚他的恐惧。

    但效果甚微,傅寒舟的手臂越锢越紧,勒得苏云景有点疼。

    “寒舟。”苏云景捧起了傅寒舟的脸。

    他浓长的睫毛被泪完全打湿,下眼睫也缀着泪痕,看起来绝望无助。

    苏云景眸里流露着心疼,“你看看我,我没受伤。别怕,我这次不会离开你了。”

    傅寒舟的黑眸颤了颤,他看着苏云景那张干净清俊的脸,迅速爬满烧伤的痕迹。

    翻开的皮肉里,是猩红的血肉,边缘被烧的焦黑。

    那些白色的丑陋虫子,像是闻到鲜血的味道,兴奋地爬满了苏云景的全身。

    傅寒舟没有说话,突然吻住了苏云景。

    他的动作强势焦躁,仿佛害怕失去苏云景,急迫地想要感受他的存在。

    苏云景唇上一阵刺痛,但他没反抗傅寒舟,抬手摩挲着傅寒舟的后颈,企图安抚他。

    可傅寒舟却越来越暴躁,不断深入地吻着苏云景。

    与其说是吻,更像是在咬。

    在他们俩唇齿交缠时,苏云景身上那些虫子,钻进了傅寒舟的身体里,撕咬着他的脏腑。

    让傅寒舟越发暴戾,往日那些压抑的恐惧不安,在他心里不断翻涌,从喉间溢出,眼底有什么东西开始破碎。

    直到苏云景疼的有点受不了,倒抽了口冷气。

    听见那声‘嘶’,傅寒舟才猛然惊醒。

    在傅寒舟的精神世界里,苏云景的样子又变回了当年车祸被烧死时的血肉模糊。

    他看不出苏云景的表情,心底生出了无数恐慌,“我弄疼你了?”

    傅寒舟双眼布满了血丝,声音发着颤,“是不是弄疼你了?”

    苏云景连忙说,“没有,我不疼。”

    傅寒舟的唇微张,像是忘记怎么呼吸了,唇瓣只是蠕动。

    可是他好疼。

    眼泪从傅寒舟眼尾滚下,一滴滴砸到了苏云景的脸上。

    苏云景的心立刻揪了起来,“怎么了,是又出现幻觉了吗?”

    傅寒舟阖上了眼睛,神情极度的痛苦。

    他就像一个不能言的婴儿,在疼的时候无法表达,只是闭着眼哭。

    我好疼。

    哥哥,我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