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炎之魔女的守序信仰 > 幕间 strike,皇帝陛下!

幕间 strike,皇帝陛下!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炎之魔女的守序信仰 !

    “最近东大陆有些奇怪的传闻……”

    “奇怪的传闻?”

    “嗯……商人间开始有一种说法,说希尔芙利亚才是新世代的开端……什么的。”

    “那些唯利是图的家伙一向如此,过段时间的话又会感叹其他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的国家了。”

    “不,最近太过于不寻常,并非是奇怪一点……而是仿佛巨大的堆积引起了突然的变化。”

    “是吗……希尔芙利亚啊。”

    大臣提出的内容让在场的贵族们都露出担忧的神色。

    “皇帝陛下?”

    只有他坐下宝座上一言不发,一开始大家只以为那是在沉思而已。

    但是直到他支撑着下颚的手肘从座位扶手上滑落的时候大家才明白皇帝只是在走神而已。

    “啊……你说什么?格里巴尔卿……”

    差点摔了一跤露出丑态的皇帝赶紧站稳了脚,回应了刚才那位大臣的话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陛下,刚才我们已经谈论到东大陆的近况了,最近希尔芙利亚有一个叫做‘枫之商会’的组织开始迅速发展起来,创造出了不少新型的魔道商品吸引了各国的商人……就连我国的大商和贵族们都开始有人不远万里去投资他们了,如果是平时的话倒不值得关心……但是已经扩大到这个地步,不得不让人觉得有什么蹊跷。”

    格里巴尔卿将刚才大臣们的对话总结了一下报告给皇帝。

    “是吗……新型的魔道具吗,感觉很有趣……”

    “诶?陛下?”

    对于大臣的话,维斯哈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皇帝抖着藏在长桌下的脚。双手又恢复到刚才那副思考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皇帝,大臣们互看了一下对方纷纷摇头。

    这几天陛下一直是这个样子呢。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但是他们却完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自己的亲信们对此也是毫无消息。

    大臣格里巴尔看了看周围的同僚们。在大家都点头之后自己代表着他们发言了。

    “陛下是有什么心事吗?”

    维斯哈特先是一愣,然后轻轻摇头。

    “不……只是这两天听到了一些怪的谣言。”

    “谣言?我等是否可以为陛下分担一些烦恼呢……”

    “不必了,这是朕个人在意的事情而已。今天的议题先到此结束吧……之后朕会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情,枫之商会是吗?”

    “是的,请您早些歇息,陛下……”

    说完皇帝便离开了议事厅。

    真是太丢人了,不仅没怎么听还在礼仪上出了丑。

    维斯哈特为刚才自己的行为摇了摇头。

    他刚成为皇帝的时候有很多人在暗地里表示过不满。

    维斯哈特殿下之前不顾第二皇子的身份做了冒险者吧。

    嗯,而且还带回了一个南大陆找来的孩子认作女儿呢……

    怎么可以这样!高贵的帝国皇室怎么可以允许这样不明不白的孩子!

    果然不是大皇子殿下就不行啊,之前居然还想把粗野的女冒险者娶作皇后……成何体统。

    不如说皇帝和大皇子殿下死去的时机太巧了。还是那种稀有的病。

    是用了什么手段吧……黑魔法吗?

    对于这些声音维斯哈特装作没有听见,依然每一天都处理好自己的事务。

    身为“黑之贤者”的他并不是一个愚蠢的男人。

    从创世之钥里获得的一些智慧也积极地用在管理这个国家了。

    用了一些方法后。

    渐渐地,开始没人这么说了。

    谣言本身就是不攻自破的东西……

    只需要用凛然的态度就对待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应太大反而会被人误认为想要遮挡的事实,尤其是在帝国这样规模的国家里。

    不过维斯哈特也并非是什么都没做……

    在贵族间也举办过几次宴会和舞会。

    相信那些家伙在见识过自己的想法以及希儿的美貌之后大概会暂时沉默一些吧。

    事实上之后明显出现了一些非常倾向于自己的贵族。

    格里巴尔家便是其中一家,悠久的历史和忠诚心,他们成为自己的一片羽翼是再好也不过的事情了。

    靠着贵族来压制其他贵族,将他们划分成块,然后逐渐将碍事者慢慢除掉。现在看来进展的也是相当顺利。

    不过最近困扰着维斯哈特的却并非是这些……

    而是一些来自于外面的传闻。

    “莱娜,之前的事情有进一步的了解了吗?”

    加速脚步赶回房间后,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他才急匆匆地问向自己的贴身女仆兼书记官的她。

    “是的,陛下……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希儿殿下和那名叫做艾文的少年来往密切。”

    “朕想知道的不是这种事情,你知道更多的吧。”

    对于皇帝陛下的追问,她的脸上浮出了困扰的神色。

    “陛下。可是这些事情……”

    “莱娜,你是想瞒着朕吗?”

    “不……不敢。但是这些事可能只是谣传而已,就此下定论也过早了。”

    “那就请把那谣传的内容告诉朕吧。”

    以往虽然带着威严但是依然十分平易近人的陛下此刻却有着难以违抗的魄力。莱娜顿了一下,开口了。

    “是的,希儿殿下好像正和那个叫做艾文的少年一起居住在黑蔷薇舍内……”

    “什,什么!!”

    “抱歉,陛下……这都是些谣传而已,待这边再仔细调查一下!”

    皇帝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很少见到他这副愤怒得让别人能看到的样子。

    “不必了……之后能安排出一天的空闲吗?不。半天就好了……”

    “陛下!您难道是想见学院长大人?”

    “不,你猜错了。估计那家伙是知道这件事的吧。”

    明明都吩咐过她了别让奇怪的人靠近希儿,所以才再允许那孩子再去上学的!

    结果还是这样吗?

    估计露芙特她也配合着希儿瞒着自己吧。

    去她那边大概也问不到什么具体的消息。反而容易在骑士学院造成混乱也说不定。

    这样的话,朕就亲自去调查清楚!

    “陛下……”

    “把那个少年的详细情报告诉朕!”

    “是,是的!”

    虽然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已经这样的皇帝陛下大概是谁也阻挡不了了。

    然后终于到了比较闲暇的一天。

    虽然这样说,但是对于皇帝来说也只有半天的时间,甚至这还是莱娜千方百计安排出来的。

    上一次穿上这身装扮是什么时候呢?

    维斯哈特穿上了以前自己装备的黑铠以及斗篷……

    这样子在街上说不定反而过于显眼。

    但是那个少年据说是打败了强大魔物,所以尽量小心一些吧。

    随身携带的圣物有四个。

    “分身之镜”“光神的眨眼”“小龙的逆鳞”以及身上的“黑法师的板甲”了。

    都是曾经作为冒险者时携带在身上的惯用品。

    如果再算上已经交给希儿的创世之钥和光弓伊其巴尔的话就是六件。

    但是即使是只有这四件的话即使面对一般的龙族和魔物亦是绰绰有余。

    过去自己通过创世之钥知道了露芙特的真实身份,并且和她踏上了寻找其他圣物的旅途。

    剩下的东西也是在冒险的路途中找到的。

    但是真没想到还有为了其他的事情重新回到冒险者身份的一天。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朕晚上就会回来,也不要暗地派亲卫队护卫。那只会更加扩大事态。”

    “可是陛下……”

    “听明白了吗?”

    “是……”

    强硬地让莱娜闭上了嘴。

    “顺利的话朕日落前就会回来了,那孩子今天一定会出门吧。”

    “唔……对,我买通了殿下骑士中的一人,他是这么说的。”

    “希望不是错误的情报,没有透露朕的名字吧。”

    “当然。”

    “那样就好……”

    说完,皇帝就站在了城堡露台的边缘上。

    他微微屈身,在腿上用力一踏。

    “皇帝陛下!!”

    莱娜赶紧扑在了刚才维斯哈特所站着的落脚点向下望去。

    没起来没有大碍已经稳稳着地的皇帝让她舒了一口气……

    “真的是,太乱来了啊……”

    那个笨蛋父亲……

    即使维斯哈特已经离开,她依然不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

    自己这样还是很显眼啊。

    今天不知为什么有很多人出行。

    当然他的目标也在其内……

    带着两位女孩的他比谁都要显眼。

    维斯哈特一跃跳到屋顶。这个角度也方便监视一些。

    借助“黑法师的板甲”,自己的身体能力提升到了让人惊叹的强悍,不过如果不是原本身体能力很差的话就无法使用,这是一个年迈的老贤者所做出的魔道具。

    四周的卫兵已经被“光神的眨眼”所迷惑。之后自己再怎么大闹也不会出手的。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大家都很拥挤,在楼房间跳跃闲的相当悠闲。

    “可恶啊……希儿在做什么!?”

    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那真的是希儿吗?

    一直乖巧温柔。虽然不是贵族血统却散发着高贵气质的女儿居然以那样一副女人般恍惚的表情抱着那家伙的手臂!

    更何况旁边还有另一个白发的女孩抱着少年的另一只胳膊。

    要忍耐啊,黑之贤者……

    维斯哈特的脾气原本是很火爆的。多亏了与露芙特的相遇他才变得学会了冷静。

    借助创世之钥的智慧给大家留下了成熟,擅于分析状况制定战术的王牌。

    最后“黑之贤者”成为了流传在冒险者们的称号。

    可是这个虽然看起来温和但是不太起眼的少年却让他的火爆脾气就快再次爆发了。

    他们一起进了衣装店是吗?

    “寻找机会……冷静。冷静!”

    过了一会,那个少年一个人红着脸从里面出来了。

    这混小子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捏着手上的“分身之境”。

    瞬间维斯哈特变成了数个……

    要让他搞清楚,自己下手的对象到底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