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殊案件调查组IV > 第22章 莫逆于心7

第22章 莫逆于心7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特殊案件调查组IV !

    到了公安局,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给他们,各种相关资料都放进去了,万事俱备,只等他们入驻。

    有个意外又不意外的人也在,许趁意。她脸上蒙着一层招牌式的朦胧笑意,“大家好,好久不见了。”

    并不想见你……“你怎么在这里?”步欢问。

    许趁意笑道:“一个连环杀手案,警方肯定会找一个心理学专家来帮忙啊。至于为什么是我,因为第一个受害人被发现死亡时,我也在现场。”她也参加了那个慈善晚会,和卜战一起,啊,对了,莫逆心当时也在,他们算是一个小家庭团圆了。

    程锦没先谈案子,而是问许趁意,“你对莫逆心的看法是怎样的?”

    “可怜人吧。”许趁意脸上的笑意加深。

    景行止笑着道:“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小许怎么会看在眼里,是吧?”

    这话并不好听,但许趁意不在意地道:“别这么说,中性美也是美。”

    韩彬道:“你不讨厌他?”就算不恨,讨厌是很正常的。而许趁意讨厌一个人,大概不会停留在思想中或者口头上。

    许趁意从烟盒里抽出支烟,点燃,也不抽,就拿在手上,她笑看着韩彬,“我最早知道你,是从秦越那里,后来一直对你挺好奇的。我讨不讨厌莫逆心?你希望我讨厌他还是不讨厌他?我的爱情观还蛮重要的,毕竟能影响不少人的命运,例如……”

    “许趁意……”韩彬突然出手,单手卡住她的脖子,像是能轻易捏断它。

    许趁意不动,像支即将被折断的花,美而脆弱。

    步欢已经拦在了景行止前面,不过景行止一点要去帮忙的意思都没有,他只是抬了下眼睛,看了步欢一眼。

    “韩彬,松手。”程锦抓着韩彬的手臂,让他放开许趁意。他看着许趁意脖子上的那圈红痕,“抱歉。”

    许趁意笑望着他们,抬起手,把烟递到唇边,吸了一口。

    程锦道:“许趁意,看着点路,别偏得太远。”

    程锦刚说完,景行止便笑出声,大家看向他,他摆手道:“别管我,你们继续。”

    杨思觅道:“要按时吃药。”

    其他人还有点迷惑杨思觅是在什么,但景行止直接往恶意的地方想,并反唇相讥,“彼此彼此。”

    “按时?”杨思觅看他一眼,很敷衍地道:“嗯,我会按时帮你开药的。”

    这次是许趁意笑出了声,正巧打断了景行止的反击,被他怒视了,她轻咳一声,排除外界干扰,诚挚地看着程锦,“看着点路是吧?嗯,我一直都很小心。”她说着从包里抽出条纱巾,绕到脖子上,遮去韩彬留下的痕迹。

    这个女人,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程锦皱眉,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是和上海公安局这边的人一起开会讨论案情。他们已经有一些进展了。

    第一个受害人李康顺,他在死前曾和记者朋友透露,他有个大料要报。那个记者猜测,李康顺说的大料应该是指莫逆心的绯.闻照片,因为李康顺曾提到过那是他老东家的把柄,他的老东家就是莫逆心。据说莫逆心曾和李康顺接触过,想从他手里买回那些照片,但李康顺没有答应。估计是他想待价而沽,结果把命给送了。

    不过,警方向莫逆心求证此事时,他否认了,说他没和李康顺接触过。

    第二个受害人于少诚,他在豪华酒店工作,他和朋友聊起过很多他在酒店无意中看到发现的奇葩事。他曾对朋友说过,“那些人天天都不用干,一直在花天酒地,人和人相比,真是一点也不公平啊,为什么不能把他们的钱分些给我们用呢?……”后来,他就开始了他的敲诈生源,成功过几笔。死之前,他曾对朋友说,他可能要发财了,他无意中看到两个男人来开房,并认出了其中一个是明星,那明星派人找到他,说要给他一笔钱,买他闭嘴。结果,几天后,他就永远闭嘴了。

    警方查过酒店记录,在于少诚死的前几天,莫逆心去过酒店。找莫逆心谈此事时,他说自己是去看朋友的,根本不知道于少诚这个人。

    第三个受害人武晖。警方也查到他的一些事情。他原本是莫逆心的助理,这工作他做得很好,莫逆心的衣食住行他打理得井井有条,甚至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地步,但就是因为这样,莫逆心的表哥老板陶玉林不放心了,觉得他对莫逆心的感情有点超过了,找他谈过说给他升职想把他从莫逆心身边调开,他不愿意,这事就暂时被搁置下了。到今年年初,有次聚会时,大家喝多了,莫逆心也喝多了,结果醒来时,发现武晖在他床上。因为这事,武晖没再当莫逆心的助理了。说到这里,上海警方的人特地强调:此事要保密,这是莫逆心那边愿意说出这事的条件。

    对于武晖死在莫逆心演唱会现场的事,莫逆心表示他不知道武晖来看他的演唱会了。所以更不清楚他为什么会上了吊顶,并从上面摔下来。

    关于武晖,还有件重要的事,那就是他是逆星会的创建者,逆星卡也是他设计的。不过,这事知道的人很少。

    上海警方道:“我们调查的东西差不多就是这样。总体来说,莫逆心有很大嫌疑,几个受害人死亡时,他也没有明显的不在场证明。但我们也没证据证明他在犯罪现场出现过。暂时也没有其他新发现。这案子便这么僵住了。”

    然后上头有人等不及了,便让特案组跑一趟,看是否能侦破此案。

    程锦道:“有谁有什么想法吗?”

    步欢很积极地道:“我有一个。怎么李康顺和于少诚死之前都喜欢去和朋友聊他们的秘密?这种事情能随便和别人说吗?”

    “很好,迟点要查一下他们的那两个朋友是否是他们的密友。”不排除某些人哗众取宠,为了博取关注而乱说话。

    许趁意道:“如果不是,那是不是说明莫逆心的嫌疑会小一点了?”

    “似乎是这样。”景行止笑她,“高兴吗?”

    许趁意不动声色,“怎么会,我们当然要抓住真正的凶手。”

    游铎道:“目前看来,似乎是有人在帮莫逆心扫除障碍,把对他有威胁的人都除去了。”

    “嗯。”小安点头。

    叶莱道:“可能是他的亲朋好友,对他的关心到了病态的程度。”

    上海的人道:“目前还没发现这种情况。”

    “或者他的男朋友。”

    上海的人道,“目前还没有发现他有男朋友。虽然有这方面的传闻,但还没得到证实。莫逆心本人也否认了。”

    叶莱他们看向景行止,他不是说卜战是莫逆心金主的事是业界公开的秘密吗?这人真是不靠谱,信口开河,一点都不适合查案,还是赶紧回去混黑道吧。

    许趁意笑道:“如果你们是在说卜战,那我要说,他不用杀人,只需要砸钱就行,钱才是他的优势。毕竟基本上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钱办成。而他又不是什么小男生,会浪漫到想来个英雄救美人,他都快四十了,怎么会不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连环杀手这一套,他肯定不会去沾。当然,我不是在为他说话,我只是发表一下我的个人看法,你们要查他,尽管查,需要我退出这个案子,我也没问题。”

    大家都有点尴尬,因为都知道卜战是许趁意的未婚夫,听说本来打算在近几个月内完婚的。大家也觉得许趁意说和话很有道理,但最终拍板的人是程锦,所以大家都看向他。

    程锦道:“按正常查案流程来,不必特地关照谁。”

    就是说,还是查呗?那就查吧。如果有迹象表明卜战和案子有关,那许趁意就得退出案子调查了。

    “凶手也可能是逆星会的人。”游铎道。

    上海这边的人无奈了,这比是卜战或者卜战叫人做的更难办得多,“你知道逆星会总共有多少人吗?就上海本地,就有上万,活跃的——就是说会积极参加各种活动的,有七八百人。要查完这些需要很多时间。”

    游铎道:“这方面你们收集到的资料能给我一份吗?”

    “当然没问题。”

    许趁意道:“很多资料的来源其实是网络,这方面你们应该更加精通。”

    小安恍然大悟,“是哦,我好好查一下网络,这方面我可最精通了,七里镇那个我也可以查一下。”

    “七里镇?”上海这边的人说,“据我们所知,这个案子和逆星案并没有联系。不过案发时,你们也在七里镇,想必你们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才会这么说。”

    程锦道:“不,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它和逆星案有关,但毕竟那案子是在我们眼皮下发生的,我会关注它的后继发展。”

    “嗯,我们能理解。”

    开完会,大家散了,各自回办公室或者去出外勤了。许趁意也走了,留下句话,“有需要尽管找我哦。”

    叶莱和步欢去了看望受害人们的亲戚朋友。韩彬去看尸体了。游铎和小安在电脑上忙活。

    程锦在看上海警方这边查到的各种线索。杨思觅无聊地翻了下那些文件,推开,靠在程锦身上,和他看起了同一本。

    景行止昏昏欲睡,这生活其实挺无聊。

    程锦在看莫逆心的资料,上海警方这份资料还算详细,不过关于卜战,只提到他投资过莫逆心拍的电视电影,也赞助过一些莫逆心参加的节目,还请莫逆心为他公司的产品拍过广告,倒没说他们有更加深入的关系。“莫逆心什么时候和卜战在一起的?”

    景行止道:“大概一年多了吧。”

    程锦又问:“许趁意什么时候知道的?”

    景行止想了不想便道:“她应该一直知道吧。”

    程锦倒也不是很惊讶,许趁意毕竟是心理学专家,身边最亲密的人有异样,她肯定能第一时间发现,“她知道这么久了?她怎么想的?”

    “我怎么知道。”景行止打了个哈欠,困了,但却一直有人问他问题,弄得他很烦,他阴森森地一笑,“你知道有人背叛我时,我会怎么做吗?他敢捅我一刀,我就杀他全家。”

    杨思觅道:“有趣……”

    景行止听到他的声音后清醒了一点,眯眼看了看他,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说自己,便暂时按兵不动。

    杨思觅道:“会被人捅刀的人也够蠢的,这个人是你的话,勉强算是蠢得有趣吧。”

    “……”这是夸奖吗?景行止似笑非笑,“我觉得你安静时还算有点趣。你是怎么变得这么多话的?”

    杨思觅道:“我是在逗人开心,你这种光棍欣赏不了。”

    光棍在景行止这不算是恶意攻击,没能触动他的防御机制,“哦,可惜被你逗的人和我是一个级别的,也欣赏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