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殊案件调查组IV > 第64章 血债2

第64章 血债2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特殊案件调查组IV !

    了解过罗志明的情况后,程锦他们又问了下患者的情况。

    患者叫范智,22岁,大学还未毕业。被查出得了白血病后,他很幸运地在骨髓库中骨髓配型成功了,这是十万分之一的概率,他真的很幸运。另外,他家庭状况也不错,支付得起骨髓移植费用。这场危机看似就要平安渡过了,结果捐献者死亡,一切又跌回到□□。

    韩彬道:“他父母配型不成功?”

    医生道:“是啊。”他微张了下嘴,然后又闭上了嘴,眼神也飘了一下。这个微表情并不引人注目,但还是被人注意到了。

    杨思觅道:“你还想说什么?我看到你犹豫了一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人命关天,你最好把你知道的事都说出来。”他语气严肃,很有震慑力。然后他趁医生移开眼神不敢正视他时朝程锦眨了眨眼。

    程锦露出个一闪而逝的微笑。

    医生苦笑,有些尴尬,“是和罗先生的死亡无关的事。患者其实还有个姐姐,小时候送了人,患者父母现在想找她来救她弟弟,不过那家人搬家了,目前还没找到。”这事是范智父母向他咨询相关事宜时告诉他的。他刚刚想闭嘴不谈是觉得私下谈论人家的家事不太好。

    程锦道:“患者父母是什么职业?”患者父母把女儿送人,无非是重男轻女,想生个男孩,但除非他们是公职,否则,多生一个就是了,二十年前,是允许生二胎的。

    医生道:“不知道,但现在他们家好像是办厂的,条件不错。”

    “嗯。”程锦考虑一会问一下患者父母。

    韩彬道:“现在罗先生出了事,那他们应该会去继续找那个女儿?”

    “一直在找。”医生道,“因为他们知道治愈后还有复发的可能,到时需要再次做骨髓移植手术。”

    和医生聊完后,程锦他们去了范智的病房。此刻范智靠在床头,神色不愉地拿着个平板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他母亲王竹梅在病房里陪着他,正坐在床边劝他先吃些东西,床头柜上放着个打开的多层保温饭盒,看得到菜色很丰富,并且正冒着热气。

    程锦敲了敲门,王竹梅抬头看向他们,并立刻站起来朝他们笑道:“你们是……”她四十多岁的样子,因为担忧儿子的病,面容显得有些憔悴。

    程锦道:“公安局的。”

    “哦,你们好。”王竹梅脸上的客套笑容淡了一些。

    范智仍低着头在看他的平板电脑,完全不受外界干扰。估计他心情十分不好,所以不愿意理人。

    程锦道:“过来是想和你们聊聊罗志明先生,你们对他了解多少?”

    王竹梅眼睛有些红,“罗先生是个好人,好人呐……”她很感激罗志明,但对他并不了解,除了在医院见过面外,和他没有其他接触。

    这是骨髓库方面的规定,按照国际的惯例对供患双方捐献的信息实行“双盲”,一是为了避免以后患者复发之后,再找供者捐献;二是为了避免供者捐献之后,发现患者的经济条件好而向患者索取钱财。当然,规定是规定,执行得如何就有待商榷了。

    程锦犹豫着问:“你们是不是还有个女儿?”他担心王竹梅会反感他这个问题。这问题与他们在查的案子并无关系,只是他自己有些好奇。

    王竹梅连连点头,“是的,我还有个女儿,比小智大两岁。警察同志,你们能不能帮我们找到她?她得来救她弟弟一命啊!”

    程锦道:“你们为什么会把她送人?”

    王竹梅叹气,“当时我有两个女儿,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所以才把小女儿交给别人收养,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收养她的人家里条件很好,而且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很想要个女儿,他们肯定会对她很好的。那家人是池州市人,本来介绍我们认识的中间人知道他家的地址,但这些年过去了,他家已经搬走了。警察同志,你帮我找找他们吧!”

    程锦心想,看来不是职业问题,而是计划生育问题,想再生,所以把前面生的送人。

    韩彬道:“这些年你们找过她吗?”

    王竹梅嗫嚅着道:“想过要找的……”

    韩彬道:“那就是没找了?”

    程锦轻咳一声,“我们会帮忙找找看。你们送她走时,她多大?”

    王竹梅道:“一岁多了。”

    这个女儿比范智大两岁,那就是说她被送走后,没多久,她弟弟便出生了。家里条件不好,把女儿送了人,但接着又养了个儿子。

    程锦道:“那你大女儿呢?”

    王竹梅低声道:“她病死了。”

    难怪她现在只有一个儿子,提起了别人的伤心事,程锦不好再多问。

    离开病房后,韩彬道:“真的要帮他们找女儿?”

    程锦道:“帮不帮忙结果都一样。罗志明遇害的事,报纸已经报道了,关注这事的人很多。很快就会有人来关注患者范智的情况。不出意外,范智父母会通过媒体寻找他们女儿。媒体一把消息发布出去,很快人就会被找到。”

    杨思觅偏头看他,“但你还是打算帮他们找?”

    程锦道:“我们先找到人,让那姑娘和她养父母先有个心理准备也好。”

    杨思觅简单地评论道:“多管闲事。”

    “好吧,我们来说一下正事。”程锦笑着揽上杨思觅的肩膀,“晚上想吃什么?”

    他们回到公安局时,差不多六点了。

    游铎和小安没能从那些摄像资料中发现问题。下午,他们还去了一趟现场,但没能找到什么隐藏的被忽略了的摄像头。

    游铎道:“我们可以再查一下酒店那边的摄像头,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程锦道:“好,你们明天去看看。”又说,“先等叶子和步欢回来,看他们怎么说。”

    过了大概半小时,叶莱回来了,她原本是和步欢一起出去的,但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回来,步欢不见了。

    小安往她身后张望,“叶子姐,你把他丢在半路了?”

    “没。”叶莱笑道,“他魅力惊人,有人看上他了,要他请吃饭,他就去了。”

    她和步欢先去酒店查了一下罗志明的事,查到罗志明在那里住的期间,除了骨髓库的工作人员去找过他外,没有其他人来访过。酒店工作人员也发现任何可疑迹象。倒是酒店隔壁一家咖啡厅的一个姑娘说她看过有人在跟踪那位台湾人,然后,她开玩笑般地要求步欢请她吃饭,步欢很荣幸地应下了。

    游铎道:“她要步欢请她吃饭,她才肯把她知道的事告诉你们?”

    叶莱道:“似乎是这样。”

    “她不知道你们是警察吗?”游铎很不解,“她这是想妨碍警察办案?”

    叶莱笑道:“大概她是制服控,愿意冒点险。”换游铎去大概会义正辞严地和那姑娘讲道理,叶莱想象了一下那个情景,觉得游铎的情商有时是挺让人担心的,她拍了拍游铎的肩膀,。

    步欢是晚上九点左右回来的,还真带回了好消息。有个男人在罗志明出事前两天,去过酒店那边盯着他,那人当时就坐在咖啡厅户外的桌子等着,罗志明一出现,那人立刻跟了上去。

    “这是那个人的照片。”步欢拿出手机,打开一张男人的照片给大家看。男人看起来不到三十,相貌普通,属于不容易引人注目的那种类型。

    “原来她真的知道些什么。”叶莱道,“我还以为那是只是她想认识你的借口。这照片是她给你的?”

    步欢笑道:“是她给的。这姑娘挺机灵,看到可疑的人,知道要偷偷拍张照片。”

    小安道:“她漂亮吗?”

    “还可以吧。”步欢说。

    而叶莱道:“挺漂亮的。”

    小安怀疑地看着步欢道:“她真的喜欢你啊?”

    步欢摸着下巴摆了个酷酷的造型,“我这么帅。”

    “脸皮真厚。”大概是天天看,小安对他已经有了免疫力,她鄙视地道,“杨老师去了就没你什么事了。”

    “怎么能这么说?她应该就喜欢我这款的。杨老师太……”步欢很有理智地刹了车。

    杨思觅漫不经心看向他。

    步欢立刻厚颜无耻地道:“杨老师貌若天人,谁敢窥觑?”

    小安立刻道:“有啊,老大!”

    程锦自动忽视了这些与案子无关的闲话,听到有人提到他便敲敲桌子,“行了,差不多点。”

    步欢立刻讨好地道:“boss,我绝对不是在说你配不上杨老师,你是如此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大家都皱着脸,搓着胳膊,大概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程锦道:“听起来怎么像是你在暗恋我。”

    “……”步欢终于无话可说。不止是他,其他人也哑口无言,程锦那话太冷了。

    程锦笑道:“好了,玩笑到此为此。把你们的注意力放到案子上来。”

    “等等!再让我说一句话。”步欢很严肃,像是在说一件人命头天的大事,“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暗恋你。好了,我说完了。”

    程锦无语,“行。我听到了。”

    杨思觅道:“誓言有用的话,要法律做什么?抓到凶手后,让他发个毒誓就行了。”

    “……”

    杨思觅道:“这种时候,你应该求我给你指条明路。”

    “……”步欢哭丧着脸,像是走上了绝路。

    程锦抱住杨思觅,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对其他人道:“休息时间结束。做正事了。”

    杨思觅倒没异议,只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靠得更舒服一点。

    游铎道:“不知道酒店的摄像头有没有拍到过这人,明天我们查一下。”

    “嗯。”程锦想到另一件事,“游铎,这人有没有出现在犯罪现场那边的摄像头里?”

    游铎摇头,确定地道:“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