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殊案件调查组IV > 第76章 倾城6

第76章 倾城6

笔趣阁 www.bbiquge.org,最快更新特殊案件调查组IV !

    82_82683结束通话后,老钟问:“什么暗河?谁跳楼了?”

    北风简洁地把事情解释了一下。

    老钟道:“那就是说小柳是掉暗河里被淹死的?”

    北风道:“可能。”

    老钟道:“那我们要想办法找到那条暗河,大白可能就在那附近。”大白是他们失踪的那个同事。“目标人物可能也在那里。”

    但那河在地下不知道多少米的地方,除非把这片山脉移开,否则谁也不知道那暗河到底在哪里。

    程锦道:“附近的当地人有没有可能知道?”

    北风道:“可以问问。先把这事告诉天师,可能他有办法。”

    程锦心想,天师要怎么找地下的暗河?难道他的眼睛除了在看人方面和常人不同之外,还有别的功能?

    北风用卫星电话联络了何以加,把这边的情况和他说了一遍。

    何以加似乎状态不错,声音听起来很轻松,他边听答,“哦,这样……找暗河啊……嗯,看来我要先去会会这里的乡亲们。这一带的村庄有哪几个,我看看地图……张家村、河上村、林东村、林西村……我觉得那个河上村有点可疑……”他在那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突然,他问,“程锦在吗?”

    这边的人都惊讶地看向程锦,只有杨思觅瞪着那个卫星电话。程锦道:“我在的,需要我做什么吗?”

    何以加道:“不是,就问问。一起去村庄里看看?”

    程锦笑道:“我这边要看北风怎么安排。”

    何以加不以为然,“他安排什么,他又没想法。我们去吧?”

    这些人说话有时真的能噎死人。程锦看向北风,北风对他点了下头,“去看看。”

    程锦便道:“我们也过去,那到哪个村汇合?你说的那个河上村?”

    何以加道:“不,我看看哪个村庄离得近……嗯,我们先去林西村。”

    程锦道:“行,那一会见。”

    景行止又开始上上下下地打量程锦,“天师为什么要你跟他去什么村庄,这是非你不可吗?”

    杨思觅看他,“你找死?”

    景行止严肃地道:“不是我找死,是天师。”

    程锦拉住杨思觅,笑道:“天师对我们养的那只老虎很感兴趣。”

    “老虎?”景行止兴致很高,但立刻又反应过来了,“是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

    “看不见的。”

    “我早该想到……”景行止意兴阑珊,“虽然有趣,但看不见就是看不见啊。”

    北风看着地图,“到林西村大概要一个多小时——步行。雪地摩托大概一刻钟能到。要留一辆雪地摩托在山上,还现要两个人留守。”程锦和杨思觅要下山,他也打算去看看,所以景行止便不能留下,把这个人和他的组员放一起他不放心,除了他们四个人,就剩下了步欢、老钟和亮子,步欢对这一带不熟,可以留下,但步欢是程锦那边的人,还得看程锦怎么想。

    程锦道:“留守在山上的人需要做什么?如果是需要支援其他地方的人,那需要熟悉这一带地形的人留下。如果只是守在这里,倒是随便谁都行。”

    景行止道:“保守一点,可以留三人,两人在有情况去支援,到时还可以剩下一人留守。”

    亮子道:“头儿,我觉得可以多留点人下来,毕竟去村庄那边也不见会有收获。”

    老钟沉默不语,他是不想赞同景行止。

    步欢很善解人意,“我可以留下,不过我对这山里的情况不熟,就麻烦你们多多关照了。”他对亮子和老钟笑笑。

    老钟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背,“客气什么。”

    北风看向程锦,“你觉得呢?”

    程锦道:“可以啊。”

    “那就步欢、老钟和亮子留下。”北风看看时间,还不到10点,早上出门早,他们速度也快,加上老钟和亮子去了接他们,所以比预估的时间早了个把小时到达这里,“我们现在出发行吗?到林西村吃午饭。”

    “行,走吧。”

    杨思觅道:“我要骑摩托。”他快步走出门去,长腿一跨,坐到一辆雪地摩托上,“我要这辆。”他像个固执的小男孩,霸占了喜欢的玩具不打算让别人碰。

    其他人第一时间看向程锦,看他要怎么办。程锦倒是脸色不变,“我和他谈谈。”

    景行止嘲笑道:“小孩子一样……”不等别人赞同,他又说,“杨思觅,我们轮流骑吧。”五十步与百步,让人怎么说好呢。

    北风倒是对程锦道:“没事,你们先下去。我告诉你路线。”他拿过地图,把路线指给程锦看,“雪地摩托下去最好走西面,那边地形更平坦。先沿着这里下去,到这里往转弯,下面是一条大路,沿着路一直往前就到了。”

    景行止倚在门边,看看外面的雪地摩托,再看看正在规划路线的北风,“四爷,你这也太偏心了啊。”

    亮子道:“要不就你和杨先下去,然后再回来一个人接四爷和程老大。这样你们俩就轮流骑上车了。”

    景行止道:“我可以啊。”其实他是知道杨思觅不愿意才这么说的。

    不过让他失望了,杨思觅把情商丢掉了,但智商还在,“这里有两辆车,你们谁送他们下去,再把车开回来就行。”

    很有道理,无可辩驳。亮子道:“四爷,那我送你。”

    杨思觅看着景行止,“高兴了?现在你想走路也不行。”语气平常,就是眼神不屑,像是在看一个蠢到无可救药的人。

    景行止倒是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四爷,怎么办,我还真的想走路了,要不我们还是走下去?”

    “可以。”北风说。

    诶?景行止很吃惊,怀疑自己听错了,但看到其他人也表情惊讶,才确定不是自己听力有问题。

    北风走到一边去整理行装,完全没去管其他人的想法。

    大钟忍不住道:“四爷,走路多浪费时间……”

    北风道:“浪费不了多少时间。油没多少了,直行机送油上来之前,要节约用油。”

    哦,这下大家心情平静了。

    杨思觅被他提醒了,“嗯,要加满油。”他从雪地摩托上下来,找油桶去了。

    “……”

    几分钟之后,杨思觅和程锦出发了。

    杨思觅一路横冲直撞,时不时还腾空而起,然后重重落在地上,骨头都能被颠散。程锦不得不叫住他,“思觅,先停一下。”

    杨思觅在一块比较平坦的雪地上停下,“怎么了?”

    程锦道:“我的帽子快掉了。”

    杨思觅摘下头盔递给他,“这个给你戴,我不冷。”

    程锦笑着摸摸他的脸,帮他戴回去,“不用,你戴。我系紧一点就可以了。”

    程锦把帽子扶正,这次把带子系得很紧;把围巾也重新系了一下;把墨镜放回了包里,本来是觉得中午阳光强烈,戴上墨镜眼睛舒服点,另外也能挡风,但杨思觅的车技太好,不用手按着,墨镜会被甩飞,所以还是别带了,早知道应该准备滑雪眼镜。

    重新背好包,扣紧腰带,程锦道:“好了,这次没问题了,我们走。”

    十来分钟后,程锦看到一个村落,如果他们走的路正确,那这应该就是林西村了。

    过去一问,确实是林西村,不过天师他们还没到。程锦拿出手机看了看,这里有信号,他拨了下天师的电话,没打通,他们应该还在没信号的地方。“思觅,我们先去别人家里坐一下。”

    程锦拉着杨思觅敲开了村口一家人的门,那家人很和气了让他们进门了,倒了茶水还拿了点心招待他们。

    一刻钟后,程锦和杨思觅听到了摩托声音,天师他们到了,一辆雪地摩托,三个人。除了何以加、谢时,还有个北风那边的人。不等那人自我介绍,谢时便抢着道:“程锦,我赌你肯定想不到他叫什么名字。”

    “不赌。”程锦朝那个男人笑了笑。

    谢时很扫兴,“你真无聊……”又去看杨思觅,杨思觅在啃一个冻梨,没空理他。

    男人朝程锦伸出了手,“你好,我是王法。”

    程锦握上去,“你好。”

    “这名字霸气吧?”谢时用大拇朝男人指一指,“他就是王法。”

    何以加道:“他是熊猫。”他说着举起手摸摸了王法的头。王法好脾气地笑笑,往旁边挪了挪,让开了何以加的手。何以加笑看着王法躲开他,对程锦道,“有趣吧。刚才打电话时就想和你说这事。”他像是真把人当熊猫看了。

    “哦。”程锦实在看不出王法和熊猫有什么相同之处。大概因为看不见熊猫,所以程锦也没明白何以加为什么想和他说这个。

    何以加说:“熊猫好,比你的老虎更好。”

    杨思觅不吃梨了,走了过来。程锦揽住杨思觅,笑道:“我喜欢老虎。”

    “好吧,我更喜欢熊猫。”何以加又去看王法,“你要不要去我们那?我给你加工资,而且我们那边不会有生命危险。”

    王法笑道:“多谢天师常识。但我对我现在的工作很满意,不打算换。”

    谢时凑过来,在杨思觅身旁说:“我们头儿从见了王法开始就想把他挖去我们组,他第一次看到有人是熊猫。”

    杨思觅抬头,“很蠢。”

    谢时附和道:“有点。”

    两人说话声音并不小,何以加没在意他更关心熊猫,程锦也当没听到,他往山上看了看,“北风应该差不多快来了。”

    何以加道:“等下我要让他把熊猫让给我。”

    听他总是熊猫熊猫的叫,程锦很同情王法,他笑道:“天师,你们就三人?我本来以为你们人会更多一点。”

    “还有三个人还在山里。”

    “原来是这样。”程锦道,“对了,天师,我们到这来是要做什么?”

    何以加道:“不是来找知道暗河的人?”他突然切换成本地的口音,“走,我们去找人问问。”

    程锦道:“你是东北人?”

    “不是。”谢时道,“我们头儿会说几十种方言。”

    “很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何以加的语言天赋起了作用,或者是他有特殊的看人技巧,总之,他询问的人都是非常好沟通的人,回答问题时都非常爽快。不过,很遗憾,他们都不知道暗河的事,但有一个人说他听别人说起过一个地底山洞,那是一个河上村的人,他曾经误入过地底山洞,据说还差点死在了里面。

    谢时道:“巧了,头儿,你的直觉很准,早知道我们就直接去河上村。”

    何以加道:“现在过去也一样。”

    程锦看看时间,一个多小时了,但北风和景行止还没到。“是不是先等北风过来?”

    何以加道:“又丢不了。和这里的村民留个话,等他们来了后,让他们直接去河上村就是。”

    程锦拨了一下北风的手机号,没通。

    何以加道:“北风和景行止两个人,能出什么事?我们走吧,别浪费时间。”

    王法道:“这里到河上村很近,我们可以先过去,等我们查完那边,四爷应该也到了。”

    “那走吧。”

    河上村是一条小河边上的村子,倒和暗河没有什么关系。

    那个据说去过地底山洞的人是个小个子男人,四五十岁,他似乎有些怕生,说话时总躲躲闪闪地,“只是个很深的地洞,我也记清地方在哪了……”

    何以加看着他,笑道:“你给我们带路,我们会给你钱。”

    那男人迟疑着道:“这不太好吧……”

    何以加道:“只是向导费,你带我们上山,我们付你向导费。”

    男人松了口,“这向导费怎么算?”

    何以加道:“五百怎样?”

    男人道:“那地方很远,走过去要半天……”

    何以加笑道:“五百是定金,到了后会再给你五百。”他观察着男人,然后道,“你知道几个地洞?你都带我们去,我们都会付向导费。”

    男人迟疑道:“我倒确实还知道一个,但去那个地方要冒点险。”

    何以加道:“向导费可以再谈。”

    谢时道:“钱好说,我们不缺,但那个地方得货真价实,你要是耍我们……”

    “好了。”何以加拦下谢时,然后拿出钱包,抽出一些钱,数了数,递给那个男人,“这是一千。你先拿着。”

    男人接了,笑得热情了起来,“我老古办事你们放心,一定把你们带到地方。”

    何以加道:“那你去准备一下吧,我们早点出发,对了,这里有吃饭的地方吗?”

    男人立刻道:“我这就可以,只是没什么菜。”

    何以加又从钱包里抽出两百块给他,“那就买一些菜。麻烦了。”

    “好嘞!”男人喊了他老婆出来,让她赶紧去弄些菜。

    程锦私下问何以加,“这人真的知道暗河在哪里?”

    何以加道:“他养了一群老鼠。如果这里有人知道我们想找的地方,那他知道的概率最大。”

    “哦。”程锦发现他听了解释也是白听,那是他无法理解的另一个领域的事。

    王法去打电话给北风,结果还是没人接,又打去山上。山上的老钟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北风还没到山下。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老钟说,他去看看,有消息再联系他们。挂了电话,王法对程锦他们道:“我去林西村看看他们到了没?或许是他们的手机出了问题。”

    谢时道:“头儿,我和他一起去。”

    何以加道:“早点回来,我们吃完饭要上山。”

    “在菜上桌前会回来的。”谢时笑着说了声,然后跟王法一起走了。

    程锦想到件事,“上山要过夜?是不是要带帐篷之类的东西?我这里都没有。”

    何以加看看程锦的包,“难怪你们只有一个小包。让我想想啊。”他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来了句,“北风在就好了,他叫我们来的,这些事都应该他管。”

    “……”。